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喜欢是草莓味的小说略

2020/10/16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喜欢是草莓味的小说《喜欢是草莓味的》小说的主角是夏砂季久安,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由作者之臻最新创作,由A1阅读网小编为您推荐。讲述了:夏

喜欢是草莓味的小说 《喜欢是草莓味的》小说的主角是夏砂季久安,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由作者之臻最新创作,由A1阅读网小编为您推荐。讲述了:夏砂和季久安的爱情故事。三年前,季久安就不知道怎么在众多追求者中看上了夏砂,可能是夏砂倒追能力太厉害,没想到还就真的在一起了。大学里所有的人都觉得她们可能长不了,虽然后来也确实是两人分手了,但让人大大跌破眼镜的竟是夏砂提出来分手的……季久安还没来得及挽留,夏砂就已经去了国外!一晃三年过去了,两人都有了自己领域的成就,他俩还会在一起吗?

>>>《喜欢是草莓味的》在线阅读<<<

《喜欢是草莓味的》精彩章节

傍晚的时候,殷淡到夏砂的宿舍来找过她,一本正经地交给了夏砂一张IC卡:“将就着用吧,如果需要和外界联系的话。”夏砂的心情很是复杂。虽然用IC卡通话的方式很古老,夏砂纠结了片刻,还是找到了临近的一个IC电话亭拨打自己的手机号码。听到手机的忙音之后,夏砂忍不住爆了句粗。季久安居然没把她手机关机,而且她知道自己手机电池的持久度的,季久安这个混蛋难道还给她的手机充电了吗?夏砂越想越觉得没有安全感。她不断地开始拨打自己的手机,希望把自己的手机的电池给耗光,结果有一次拨打电话的时候,竟然被接通了。“季久安,你竟然乱接我电话。”“……您好,季总现在正在忙,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夏砂的心里有万头羊驼奔腾而过。季久安竟然还让小白花接她的电话,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反正电话号码肯定显示的是陌生号码,柯襄想必也认不出她的声音。夏砂就稍微拔高了一点儿的声线,飞扬跋扈地说:“你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季久安有正牌女友吗?你需要多少的支票才可以离开季久安,告诉我,我开给你。”夏砂借着这难得的机会,体会了一番电视剧和小说里面棒打鸳鸯的感觉。那边果然沉默了。结果就在夏砂以为柯襄要泫然欲泣然后跑去告状的时候,电话的 那端传来 低沉不耐的男声:“你又在搞什么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被季久安给接了过去,把她的话完完全全给听下来了。一阵死寂。那边依稀可以听到柯襄小心翼翼地说:“不好意思,我是看手机一直在响,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季久安没有理她。这让夏砂的心里有点平衡。夏砂捏着声音说:“您好,请问您需要办证吗……”那边隐约又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再接着就听到季久安说:“夏砂,你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你怎么知道是我?”夏砂也不捏着声音了。“其一,你的声音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其二,你拨打这个电话已经有半个小时;其三,也就只有你会这么无聊。”沉默了片刻,夏砂开始控诉季久安:“你这是在侵犯隐私!没收就没收了,竟然还接我的电话!你知道不知道这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嘟嘟嘟——”竟然被挂断了!再拨打过去,提示的是电话已经关机。虽然自己的愿望达成了,但是夏砂还是觉得有点意难平啊。她放下电话之后,就听到远处同事在议论:“噗,那个用砖头机的美女,不错不错,有万全之策嘛,竟然连IC卡都自带。”“诶诶诶,她走过来了耶。”“你好,IC卡能不能借我们打个电话?”夏砂露出微笑,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而后将IC卡丢了过去,豪情万千地说:“送你们了。”那边,季久安挂断电话后,盯着一脸怯弱无辜的柯襄,似笑非笑道:“她和你说的,你都听到没有?她有些偏激,还喜欢查岗,所以还是希望我们能保持一点距离。”柯襄微微低下了头,正好露出了一截光洁的脖颈,柯襄小声道:“季总,我……我……”那一截脖颈晃眼得很,可是季久安半点儿兴趣都没有,他不置可否道:“下去吧。”夏砂逮到机会又往殷淡那边跑,反正她和殷淡认识的事情,季久安已经知道了。经过上次的季久安偷听墙角事件后,夏砂进门后,首先把门窗都关紧,然后道:“殷淡,你说,季久安和柯襄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两个人到底发展成了正当的男女关系了没有?我给季久安打电话,竟然被柯襄给接了!”“夏砂,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难道你就要偃旗息鼓了吗?我可看不惯她那套惺惺作态。”殷淡道。“那或许我要考虑一下退出他们的舞台,毕竟我是有廉耻心的。”夏砂叹了一口气,又有些心酸,“当年我和季久安在一起的时候,明明全校都知道季久安有我这么一个正牌女友,为什么 撬墙角 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呢,真是,像我这么有节操的人已经不多了。”殷淡说:“安因此限制补交纳税证明对全市住宅成交的影响有限心啦,他们目前虽然状态上有些暧昧,不过应该没有在一起。只是柯襄单方面发出来的信号而已。虽然季久安身边的女人形形色色,闹绯闻的也不少,但是自你之后,还真的没有听说哪个女的上位的,所以我才怂恿你上。要是他的私生活真的特别糟糕,拈花惹草,荤腥不忌,我还怎么舍得把你推入一个火坑?”夏砂略微放心了一些,接下来她就把柯襄和季久安暂时丢到一边,努力搜罗殷淡这边的好东西了。经过三天的风吹日晒,夏砂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沧桑了许多,照镜子的时候发现皮肤都没有从前那般白腻了。她回想一下柯襄那依然发白的脸,真真觉得嫉妒的很,随便报个头疼脑热,教官那边就批、批、批。而她想要假装身体不舒服,总是被教官一脸温柔地问“要不要藿香正气水”,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结果一回去,就看到张依彤出现在她的宿舍里面,旁边的人众星拱月一样围绕在她的身边,询问她化妆和护肤的技巧,张依彤本身的职位就不低,炮语连珠地和她们分享着美妆经验,旁边的人都被唬到似的夸赞她厉害。张依彤矜持地笑,颇有几分高高在上的感觉。夏砂本来想无视她直接绕了过去取水桶去洗衣服的,却被张依彤给叫住,张依彤朝着旁边的人说,“夏砂也是特效化妆师呢,还是穆总引荐进来的,实力非凡。明天我们的拓展项目季总也会来参加,和我们互动。要不然这样吧,你们当中选两个人,我和夏砂给你们化妆,到时候比一比谁化得更好,也顺便让夏大师教你们一些小技巧怎么样?”虽然特效化妆师和化妆师都有“化妆师”三个字,但两者确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职业,上色的方法是大不相同,在人脸上化妆,用的是刷子,化妆棉之类的,特效化妆却是更倾向于拿着喷枪,画笔,用颜料上色,更看重的着色度和效果。夏砂虽然会些美妆,但研究得并不是很透彻,她更在意的是哪款石膏好用,哪款颜料的色彩好,要怎么配比,特化的步骤是怎样的,以及卸妆后该如何进行护肤,不比张依彤,就算在军训期间脸上也维持着精致的妆容。她自然不愿意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比,也懒得大半夜地折腾,当然 想方设法 拒绝:“今天的时间有点迟了呢!折腾到太晚明天顶着黑眼圈,别人看了还以为久泰养的都是熊猫呢?正好今天日头有点大,要不然我们来做晒后修复吧,我正好带了护肤品,之前从国外带回来的,独家配方。”她一边说着,就从行李箱里面把自己带来的那瓶晒后修复乳给拿出来,又将之前准备的一盒面膜分给她们,然后就拎着自己的水桶,朝外走。张依彤见自己的目的没达到,被夏砂轻描淡写转移了话题,自然是不甘,她追了出去。夏砂正动手把衣服泡在水桶里,看到张依彤不依不饶,笑了下:“啊……你也在这里啊,工作室那边不是也在忙吗?”说完,夏砂才恍然大悟一样地说,“忘了,反正你忙来忙去也是在做无用功,不如在新人面前秀一秀你高端的化妆技术,收获一批好感,你说是吧?”“你……”张依彤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以为穆总能护得住你?”夏砂对于抄袭的人是没有好感的。对于主动挑衅的人,更是不客气。“我用得着人护着?”她轻蔑一笑,将之前在工作室里面张依彤对她的嘲讽如数返回,“‘别以为懂口红的色号,了解一些粗浅的化妆技术,就自认为了解特效化妆这行业’这话是你之前和我说的,今天我送回给你,你既然扛起了这份责任,就应该为此努力,而不是想些旁门左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劝你好之为之,也希望你有一点能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人的尊重。”夏砂自认为语重心长地说完这句话,应该高冷离开。不过看着水桶里的一桶衣服,只能在原地按捺。趁着衣服还在洗衣液里泡着,夏砂双手抱肩,就静静地看着张依彤。张依彤显然是听不进夏砂的话的,她冷冷道:“你算哪根葱,竟然还说教起来了。不过哪怕你知道我抄袭作品,可是你又能奈我如何?就算被原作者发现又能怎样,到时候花钱买下版权就好了。你劝我好之为之,我倒要看看,你能在久泰撑上多久。”夏砂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宝宝肚子胀怎么办
宝宝肚子隐约作痛可以用脐贴吗
软肝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想要软肝吃什么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