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柳岸白莲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一、  灵溪镇待字闺中的姑娘,模样儿俏俊、水灵的,当数白家镖局总镖师白天光的女儿白莲。白莲二八豆蔻年纪,见风一般如荷的身段,亭亭玉立,已

一、  灵溪镇待字闺中的姑娘,模样儿俏俊、水灵的,当数白家镖局总镖师白天光的女儿白莲。白莲二八豆蔻年纪,见风一般如荷的身段,亭亭玉立,已到了放亲讨喜的日子,可是喜上眉梢的媒婆踏破了门槛,说破了嘴皮,白天光也没有松口。白天光自有自己的主张,他是想在得意的两个弟子当中筛选一个,所以迟迟不见动静。没承想,灵溪神兵和史家团防一战,白天光乘鹤西去,竟留下了他一生中一个遗憾。白天光却死不瞑目!  白天光死不瞑目,一是他没能为女儿白莲敲定终生,二是他没想到自己竟会死在史家兄弟之手。  那日白天光带着灵溪神兵前去攻打史家团防,见弹雨如林,形势极为不利,遂指挥众人撤退,而他自己断后,不料一颗流弹飞来,他应声落马,遂被蜂拥而至的团丁捉住。要是白天光认罪倒也罢了,可他偏偏不认罪!其实不认罪也罢了,他居然还破口大骂史家兄弟是恶魔、坏蛋!这还得了!在这灵溪地界他史家兄弟又何尝怕过人的?心想你不认罪也罢,你居然还敢诅咒老子!好,老子就先割了你手腕、剁了你脚筋!再将你悬于东门,示众三日,看你奈何!这天夜里,白天光的徒弟梁大栋和朱振南便化装成团丁,趁着夜色将师傅悄悄救走。何曾想,白天光刚刚回到家中,仅丢下一句“替我好好照顾白莲”的话,便撒手而去。  当时已是后半夜了,夜空里响起了零星的枪声,白莲从噩梦中惊醒,只听得一声紧似一声的犬吠之声,她便和衣起床,跟随母亲亟亟赶了出去。刚至客厅,只见李管家手提一盏红灯笼,一路慌慌张张地小跑进来,后面跟着她的大师兄、二师兄。大师兄正背着她父亲,在一路失声大喊:“闪开,闪开!”白莲一怔,因为父亲伏在大师兄肩上,脑袋耷拉着,一脸苍白如纸。“天啦!”母亲惊叫一声,忽地晕倒在地……白莲怔在那里,竟半天说不出话来,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白天光这才缓缓睁开惺忪的眼,望着女儿艰涩地说着:“大栋、振南……替我……好好照顾白莲……”头便歪了过去。  白天光不再醒来。白莲扑在父亲渐渐冰冷的尸体上顿时大放悲声。可就在她仰天长啸的时候,她的胸衣兀自袒露出来,竟让二师兄朱振南的目光随之上下不停地起伏着……  梁大栋狠狠瞪了师弟一眼,走过去将白莲轻轻扶起。白莲扑进大师兄怀里又是一阵大嚎。但这不经意的一幕却让二师兄朱振南为之久久不能释怀。大家于是把白天光放上柳床,等待入殓。  白莲不再哭泣,她擦了一把眼泪就进房去看母亲。母亲刚刚醒来,她眼帘泡肿,一脸苍白,一夜间头发竟白去大半。白莲又扑进母亲怀里嘤嘤地抽泣起来。母亲则拍拍她的头,哀叹一声说:“这都是命!这都是命!”  母亲话语里的意思白莲自然明白。其实早在十八年前,母亲生下她的时候就注定这一切都是命了。当时母亲难产,阵痛只差让母亲痛晕死过去,是路过的一位神婆一边卡住母亲的人中,一边口中念念有词,这才让母亲顺利地生产。满月的时候,父亲就让神婆给她取了个名字:白莲。神婆说,这名字的含义深着呢,说她今后可不是一般人物,说不定还要坐上莲花宝座。意思是说,这孩子将来会是白莲教的传人。因为过去白莲教曾在这一带活动,秘密结社,对抗满清政府。这次白天光出事就因为神婆请他出山——他不仅是白家镖局的总镖师,还是神兵里的一位开山大神,其职位仅次于神婆。所以这次神兵攻打史家团防,白天光作为总指挥便首当其冲,只是他没有想到,五子钢枪居然如此厉害,竟然要了他的老命!  但是神婆从此再没出现。  安葬了白天光,朱振南扬言要为师傅立马去报仇,被大师兄梁大栋冷言制止。“有仇为什么不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白莲自然也想为父亲立马报仇,她站在二师兄一边便开始帮腔。梁大栋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哼!你怕死!”白莲转身离去。其实她一直都很敬重大师兄的,但在这件事上她却觉得大师兄沉稳有余刚烈不足,没有二师兄那般富有血性富有魄力,不像个伟岸的男人。她于是哭泣着朝后山父亲的坟地跑去。  坟地在一片高岗上,前面是围绕山嘴而过的清清灵溪。灵溪镇依岸而筑,面河而居,是下大河去的一个码头,往上就行不得大船了。但在这山嘴上,依然可以望得见远处驶来过往的大小船只。白莲记得,父亲生前曾对她说过,等灵溪再涨一次大水的时候,就把她嫁出去!父亲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因为大师兄家就住灵溪下游,顺水嫁的意思就是要嫁给大师兄。可是父亲尸骨未寒,大师兄居然说出这等混账话来!他怎么就体会不到为师的一片良苦用心呢?白莲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  朱振南这时也赶上了山,望着师妹伤感起伏的背影,内心里自是一阵窃喜。因为他知道,白莲其实喜欢的是大师兄,不是他,但他现在什么也管不了,他认为自己其实比大师兄更喜欢小师妹,从小就是,所以他就不想白白地放弃掉这个大好机会。在他看来,能够证明这一切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师傅报仇!为白家报仇!他便对跪在坟头的小师妹说:  “白莲,你放心,师傅的仇我立马就去报!不报这个仇,我朱振南就不算娘养的!”  “你不要蛮干,你一个人去,只会白白地送死!”白莲抬起头来,依旧一脸哀伤。  “哼,为了你,就是死了也值!”  “你真的就不怕死?”白莲将信将疑。  “哼,怕死?”朱振南鼻子一哼,“我朱振南即便是死也要死他个轰轰烈烈!我决不会让别人瞧不起的!”  “好,你们谁替我报了仇,我就嫁给谁!”白莲忽然这样子说。  朱振南一怔,于是赶紧追问:“你、你不会反悔吧?”  “我说话算数!”白莲吐口唾沫都是钉。  自然,对于白莲的决定,暗地里朱振南自是窃喜了好一阵。可他没有想到,一回到家中白莲竟将这一决定当众宣布了。当时大家都在客厅里,见白莲说得如此斩钉截铁,有几分豪情也有几分悲壮,她母亲就说:“莲儿,你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儿戏、闹着玩儿的!”  “我还是那句现话,谁替我报了仇,我就嫁给谁!”白莲依然不肯改口。  这让梁大栋大感意外。他没有想到,仅仅几天时间白莲居然就作出了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他想白莲也许是受了谁的蛊惑才如此糊涂吧。他感到不解,同时也感到痛心,觉得这也许只是师妹一时糊涂说出来的气话,是在激将他们,也许等她冷静下来之后就会发现,自己是在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于是劝道:  “白莲,你也用不着这么快就做决定,只要时机一成熟,我们立马就去为师傅报仇!”  “等什么时候时机才算成熟?是不是还要等到猴年马月?”白莲依旧一脸的冷笑,一脸的不屑。“你刚才不是说,还不到时候吗?我可不想让这仇人再在这世上再多活一天!”  “报仇的事得慢慢来,急不得的!”母亲见话语中有了火药味,又痛心疾首地劝道,“莲儿啊,婚姻大事可不是赌气,你要好好想想才是!”  “我说出的话,就像吐的口水,那是舔不回去的!我说话算数!”  见白莲已经铁心,大家又还能说些什么呢?不说也罢。但暗地里大家都在替白莲惋惜。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莲是在跟大师兄赌气。这时只有朱振南嘴角抽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嘲笑,对着大师兄冷冷一瞥。    二、  白莲的噩梦就在那个凄清的夜晚继续不断地延续着。因为她没想到二师兄会在那天晚上去为白家报仇。可报仇的结果是:二师兄不仅没能为白家报仇,反倒让史家团丁打进了灵溪。上次,史家团丁因为打败了灵溪神兵,也便打破了神兵刀枪不入的神话,这次他们一不做二不休,竟拿出全部家当要与灵溪神兵决一死战。当时朱振南是借着夜色悄悄行事的,他虽然武功高强,行走如飞,但是子弹的穿透力还是让他倍生胆怯、不寒而栗,因为在他还没来得及接近史文龙的时候就暴露了目标。实际上是史家兄弟早有防备,他们料定仇家一定会找上门来的,立即封锁了各个山道,一有风吹草动就布下了天罗地网。朱振南不知就里,等他带人前去偷袭的时候,也便如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那天晚上,狗叫得比上次更欢。确切地说,白莲是被嗖嗖的枪声惊醒的。当时大门被拍得奇响,白莲扶着母亲赶出来时,李管家已经打开了大门,只见二师兄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师母师妹快跑!史、史文龙打进来了!”  “你们咋去捅了马蜂窝了?”师母责问道。  “我、我也没想到!”朱振南一脸的懊恼,“哪晓得狗日的史文龙早就有防备!他们人多,我这就去召集神兵!你们快跑!我来断后!”  望着二师兄渐去渐远的背影,白莲才知道当初自己行事鲁莽错怪了大师兄。可现在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大师兄已经押镖出了远门,二师兄就想趁这当儿去露一手,其实二师兄真实的目的是想娶白莲。而且大师兄出门时还特地叮嘱大家千万不要去找史家报仇!说是史家的枪子可不是吃素的,要以静制动!二师兄居然全当耳边风!当时他抱着双手,偏着脑袋,鼻子哼哼叽叽的,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没承想,这就惹了齐天大祸。  可现在毕竟不是埋怨的时候!  白莲只得提着包袱跟随母亲亟亟地跑出去。抬眼而望,但见一片熊熊火光染红了东边天际,一如霞光万道。火势实际上是从镇东头烧起来的,那是一片临河的商铺,有几家是做桐油生意的。平常光景,他们送桐油下常德去武汉走的全是水路,离码头近的商铺一着火就是龙王爷赶来也扑不灭。而这些年由白家武馆发展而来的白家镖局,一直都在为商行做保镖,因此白天光的名字在这一带可谓家喻户晓,如雷贯耳。但是史家出了个大秀才史文龙,他虎腰熊背,精通史书。清朝灭亡后便断了他的科举仕途,于是他赋闲在家,到处钻营。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史文龙得到了干亲家——酉阳地霸周矮子的支持,一时掌握了二十多条人枪,弃文便武办起了团练,之后又与湘西王挂钩被委任为湘西巡防军营长。这人一多,就开始四处增派各种捐税,还强迫农民种植鸦片。待烟苗一出土,他就开始计数来抽烟苗税;待烟果一成熟,他就开始收割烟税;待烟土一上市,他就开始收印花税;不幸染上鸦片瘾的,他还要去上烟灯税;凡是不种鸦片者,他就课以懒税,真是无税不有,就是想躲也躲不掉的。神婆于是走乡串寨,在灵溪广结人缘,开始操练神兵、打富济贫。而这一切,自然全都得力于白家武馆。那时候白家武馆有二十多名弟子,个个武功高强,也便搞成了气候,可是一山难容两虎,史家湾一战,白、史两家从此结怨,白家这次也便招来了灭门之祸。  白莲这时顾不及多想,只得赶紧逃命。可是刚刚跑上灵溪桥头,母亲就忽地栽倒在地。母亲中弹了,血从她后背哗地一声涌出来,白莲赶紧扑上前去,用手死死压住母亲的后背,可是血依旧如泉在涌。“娘!”白莲禁不住失声大叫。母亲于是挣扎着翻过身来,她死死地抓着白莲的手说:“莲儿,母亲……母亲怕是不行了,你、你得赶快去找你大师兄!你二师兄为人虽然实诚,但做事鲁莽,不太可靠!莲儿啊,听娘的话,快走!”随即又对李管家说:“麻、麻烦大管家替我……照顾好、好莲儿……”不待说完,头便歪了过去。  “娘!娘啊!”虽然白莲呼喊着,这时依然舍不得走,李管家拉着她却死活也不肯停下来。夜幕依旧笼罩着这漆黑的世界,白莲的心碎了,碎了。她于是高一脚低一脚地踩着夜色,又高一声低一声地呼唤着母亲,母亲却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时天快亮了。白莲不知跑了几十里地,跟随李管家跑向了一处深宅大院。李管家敲了敲门,门开了,白莲走了进去,从此不再哽咽。  这是高家大院,一个气派森森的院子。白莲知道,这高家也是做桐油和布匹生意起家的,在本地小有名气。那之前,高家但凡有什么事都请白家镖局押镖,两家人算得上是世交。但是白莲因为从未接触过高家人,她对高家更是一无所知。幸好有李管家从中打点、周旋,什么事也不用她去操心。待见过高老爷子和夫人后,白莲就被安排进了一栋闺楼。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楼阁,人仿佛置身于梦境一般。白莲这才有了心情坐下来,开始整理紊乱的思绪,可她觉得这噩梦似乎才刚刚开始。  那些天,白莲一直苦苦等待着师兄们归来,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哪知大师兄、二师兄依然杳无音信。这天,白莲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高大公子。  高大公子名叫高贡生,那时正在库车镇中学读书。他是一个目清眉秀的青年,比白莲大月份,同岁。高贡生推开门时,见到了一脸莫名惊讶的白莲,他也一脸惊诧不已。因为他没有想到,父亲居然金屋藏娇,闺楼里还藏了一位天仙妹妹!  “你是……!”白莲惊讶地问。  “我叫高贡生!”他笑笑地说,“这是我大姐的闺房,听说来了客人,我特地过来看看!”  “哦!”白莲哦了一声,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些天,她一直没有下楼,听李管家说,她母亲的尸体已经被史文龙扔进了灵溪,再也找不见了,他就在白家的祖坟地为她母亲垒了个衣冠冢。之后,李管家就一直在打探她师兄的消息,无奈依旧杳无音信。 共 27978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如何进行癫痫的预防保健
标签

上一页:上海科技馆

下一页:春雷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