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醉熏风里情归云深处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云之曦】  周五,艳阳高照着,看起来,这是一个九成会有点艳遇的好天气,风哼着小曲,神清气爽的走进了科室。“公司办”是一个阴盛阳衰的地方,一

【云之曦】  周五,艳阳高照着,看起来,这是一个九成会有点艳遇的好天气,风哼着小曲,神清气爽的走进了科室。“公司办”是一个阴盛阳衰的地方,一水伶牙俐齿的姑娘大妈,看着养眼,可一点也不省心。早间新闻依旧是陈谷子烂芝麻的韩国电视剧、明星八卦,还有“路透社”小道消息。  风是一个随遇而安或者说不思进取的男人,他上班的目地就是为了等着下班。    风一直觉得自己的日子很滋润,有车有房悠闲,无妻有妾有小三,还有腰包里的一点点余钱。古书上所说的“浪荡子”,门槛标准——潘、驴、邓、小、闲,台阶颇高!风觉得自己虽然有所不及,但依然有了嘲笑那些离标准更远之人的资格,风很有些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着,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吞云吐雾中那叫一个惬意,外人一看,明眼就是一副“春风得意,马蹄更急”的没事找抽型神情。  “嗖……”,一阵凉风,风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座“肉山”遮云蔽日而来,瞧那体型,完全打破了人体生物学的自然规律,看起来宽度厚度那是要远远大于高度的,更为奇特的是这移动的“肉山”,性别女,身手如此之敏捷,妖孽啊!  “雅馨宾馆!”美女看着手上的火柴盒,一字一顿的高声诵读。姐姐妹妹蜂涌而至,铁证如山中,封口请客这事已成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工作极其单调,工作极度无聊,做为一个稀有品种的“男人”,风往往就成了大家乐趣的源泉。而且风只要稍一诡辩,什么事都会上纲上线到“你是否算个男人”这个让风怎么也得誓死捍卫的高度。而且按照一般饭局的规律,本来风是打算“引蛇出洞”,结果往往就成了“惹祸上身”,抛砖引玉的人,那砖常常得不偿失的就抛到了自己脸上。  明哲保身、三缄其口现在已然被风奉为了金科玉律。不过,今儿这事,也算祸从天降了,风自嘲着,一个火柴盒引发的喜宴。    饭局出来,风有些小悲哀,又少了四百,这岂止是花钱如流水,简直是泼水,“哗”一下就没了,风感觉钱包薄了很多,走路都轻飘飘了。按照科室里一贯的习惯,下面的节目是K歌,喝喝唱唱闹闹,也算排遣烦躁的好方式。AA制,风有些庆幸的捂紧口袋。  灯红酒绿中,唱K搞成了男女联谊会,表哥表妹络绎而至,场面不是壮观,那是相当的壮观。  这种场景,像风这样的呱噪的乌鸦,在气氛的调节上那就显得尤其重要。风在朋友圈子里薄有微名,QQ号美其名曰“老井”,按中国博大精深的拆字法,意思可以直译为“横竖都是二”,加上一个“老”,也表明了风那种把“二”坚持到底的不二决心!风自己也一直以为,古人“三十六计”中,怎么也应该有“装傻充愣”的一席之地,没有“二”,只有更“二”!  风属于“人来疯”那类,人越多,越发的挥洒自如,嗓子不好怎么了?唱歌跑调那又怎么了?咱不走偶像路线改走喜剧路线不就齐活!    芸喜欢唱歌,她觉得自己不算黄鹂也一定是百灵,这种场合应该正是自己显摆得瑟的舞台。可看着荧幕前摇头摆尾自娱自乐,不,应该是自愚自乐更为贴切的麦霸,这气啊,真就不打一处来。按朋友的介绍,这个自认为很拉风的男人应该叫“风”。  芸也是“自来熟”的那类人,趁音乐的间隙,凑上前一脸的媚笑,“疯哥,够范儿,我给你点一首《勇气》,你再展示一下风采?”  风觉得自己真是人品大爆发,简直可以媲美那直钩钓鱼的老姜头了,美女搭讪,那头点得拨浪鼓似的,“嗯,嗯,没问题,唱不下来我给你朗诵。”音乐一起,风猛地回过神,《勇气》?这好像是梁静茹唱的,你以为哥哥李玉刚哦?这女人,损他来着。  “敢于肆无忌惮唱歌的人需要勇气,今儿我刚知道,同样,听你唱歌更需要勇气。”歇了一口气,芸痛打了一下落水狗,“咱们也算彼此励志了!”  风脑残了一会,继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本来一般都是“老井”一出,谁与争锋!现在猛不丁的杀出一匹黑马,还带着诚意对着他扑面而来,风一下鸡动得浑身每个细胞都开始颤动,兽血沸腾了。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故意挑衅,风一般都采用“顺竿往上爬”的原则,“嘿嘿,可算找到组织了!”就像影视剧里地下党接头,风发着绿光的眼睛直愣愣的,琢磨着是中式的作揖还是西式的拥抱才能表达自己鸡动的心情。  “你缺心眼吧?”,芸直接赏给风一个白眼。  “你可真是聪慧,一下就找到了我们的共同点。”风故意加重了语气,“一对缺心眼!”  小心眼的男人,比小心眼的女人更加神鬼俱憎,芸板着脸看着风,摆出一副‘我生气了’的样子。  此时此景,对风只是小菜一碟,他无神的小眼开始呆望着天花板,沙哑略带沧桑的语气:“你千万别管我,我喜欢抬着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继续悲戚中,“只有这样,我的泪才不会流下那么多。”  芸强忍着笑意,憋得很辛苦,以至于身子不停的颤抖。  风乘胜追击,一脸的纳闷,“借问,你嘛时候彩铃改震动了?”顺理成章的,两个人一笑泯恩仇了。    风对女人的渴望,不亚于猫对鱼的向往。芸酒后的小脸蛋宛如涂上了一层胭脂,真应了那句广告词: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看着芸眼波流转间的灵动,银铃笑语时伴随的狡黠俏皮,风突然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心里开始打鼓,“这到底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  芸觉得风这样的男人“很好玩”,鲜花就是需要风这样的牛粪来滋润的。都说好奇心害死猫,既然猫的好奇心是天生的,那女人如猫,芸当然也不例外。  两个人都看对方很有“眼缘”的样子,罪过罪过,都是眼睛惹得祸!  互相交换了联络方式,聚会散场时,风和芸的眼睛贼溜溜碰撞了一下,望下梅,止下渴,相信应该彼此都读出了对方的心声。    【流云舞】  风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羊都快数到一万只了,人倒越发的清醒了,自己总感觉好像遗漏了什么事没做?点上一支烟,风反省了半天,脑子里鬼使神差的跳出了一个名字,芸!  自从次听了郭德纲的相声,就着人性本善的原则,风把自己定位为有文化、有素质、随时都有女朋友的非“三有”男人,从理论上来讲,风追求的女人当然不会也不能只有一个,做一个有追求的好男人,这是风一贯对自己的要求。  病根找着了,风接着考虑的打电话还是发短信了。深更半夜的,真整一个“午夜凶铃”也够瘆人的,短信比较彰显个人修养和礼貌,起码不会让芸觉得他是一个品位低下的男人。虽然风一直也没觉得自己算是善茬,但起码的“潜伏”还是明了的。    “你到家了吗?担心。”风恶心着自己的虚伪,都三四个小时了,到北京都可以飞来回了。按风的性格,这个时候的短信内容一般都是千篇一律,“姿势不对,起来重睡!”风这也算“事出反常必有妖了”。  “嗯,你呢?睡觉了吗?”回复的很快,风的直觉,芸应该一直就攥着手机的。  你来我往的,全是没有内容的口水话,废话这玩意,总是人际关系的步。当废话已经不能完整表达自己的心声时,风拨通了芸的电话。  电波交流中,彼此都是主角又都是配角,一个人不停说的时候,一个人就充当了合格的听众,并不时的用“嗯,哦,啊”等字眼,用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腔调附和着,其乐融融中,气氛很是和谐。  整整两个小时,风终于结束了人生头一次地电话粥。感觉很不错,心里满满地。仿佛芸的温柔,已经通过一根长长的电话线,直达心底、  意犹未尽中,风发了一短信,“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对你微笑,纯属礼貌。不要多想,赶紧睡觉。”  风学着《沙家浜》里刁德一的唱腔,“这个女人啊,不简单,不简单,不简单!”    芸是移动公司的职员,用的却是联通的卡,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特立独行的妖孽性格。  芸交过两个男友,她对自己定下的目标太高,先得到男人的心,继而得到男人的身,然后得到男人的钱,把男人整个得到后再把男人当狗一样的使唤。  当然,这种极端的妄想在局外人看来,就像小时候我们耳熟能详的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那样荒诞滑稽,由于实际操作上的“不可能性”,芸往往出师未捷身就先死了。    做为一个漂亮女人,而且还是挂着单的,芸身边也一直不乏追求者,好男人坏男人如过江之鲤,有男人献殷勤是好事,可如果太过了头,那也让人反胃。可风那种说话老是“山路十八弯”的方式,恰到好处的拿捏,举重若轻的大愚或者大智,都恰到好处地搔到了芸的痒痒,一个有意思的男人,她对风如此定位。  做为单身男女的芸和风,偶尔的邂逅后,彼此心里都多出了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东西。这种姑且称作为“好感”的东东,正是滋生所谓“爱情”的温床,而爱情这玩意,迷人之处也正是它的不可预见性,也许佳偶、也许怨侣、也许偶尔的擦身而过。如果这饮食男女在恋爱的天,就知道一定会取得真经修成正果,那也忒没意思了。  “今晚一定能睡个好觉,做个好梦。”芸和风心有灵犀一点通,睡梦中都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逐云际】  次约会,风本来想出奇制胜的选在菜市场,仔细一琢磨,没敢冒这险。至于公园景点之类的,风一直觉得自己不属于奔波劳碌的命,直接排除。  该吃饭的时候就得吃饭,该睡觉的时候就得睡觉,这对他就是幸福的事情,相信芸也不例外吧?睡觉这玩意,交言尚浅,打死风也不敢唐突,的选择那就只能是吃饭了。  中餐吃味道,西餐吃的就是气氛了,不过,一从“性价比”出发,二是本着“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基本原则,这顿饭吃完,还不定怎么的,风决定还是控制成本的好,川菜馆的干活。    风掐着约定的时间,嘴里哼着小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屁颠屁颠的杀到了“巴蜀人家”。  按他几年交友的经验,女人一般都会“习惯性”的迟到,可今儿反常,芸居然比他早到了!  螓首蛾眉、桃腮杏眼、白嫩肌肤的芸,看着比昨晚灯光下靓丽多了,风脑子直发晕,乖乖,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啊!清醒,保持清醒!风的手在裤兜里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美色面前,一定得淡定。“美人计”,估计每个男人都会中。不过倘若轻易的就中了,那就不是真男人,挺住!  风装模作样的看看手表,然后上下仔细打量芸,“不早不晚,刚刚好,呵呵。”  “切!”芸嘴角一撇,脸上充满了不屑,一副“我和你不熟”地神情,“你看什么看!”  “看你啊,不过也没什么好看的,你多也就人民币,美元英镑还差不多!”风永远控制不住的是自己的贱嘴皮子,“再说,你不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芸开始冷笑,不停的发出“啧”“呸”“切”之类的声音,极力表达着自己的愤慨,神情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二次见面就又刀光剑影了,不祥啊!能三两句话就得罪一个人,对风来说,也算他真有本事。    进了餐厅,风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了,芸拿着菜单,看看价格又看看风的脸,就是不翻页。这饭店页单子一般都是宰你没商量的那种,理论上说,越后面的菜价越便宜,风觉得芸翻页的速度和翻脸的速度完全成反比。这女人,不会化悲痛为饭量了吧?风为自己刚才的不智懊悔着。  芸的小手在页上指指点点,“这个、这个、这个……”风感觉毛毛汗直冒,自己的资产直线下跌着,美丽的事物往往蕴含着巨大的危险,看样子,阴险也是不分男女的。“这些个,都不要。我近减肥,一个麻婆豆腐一个青菜吧。”芸的声音在风耳里成了天籁,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风点了几个菜,特意加了一熊掌豆腐一青菜豆腐汤,算是道歉也是献媚吧。一瓶啤酒下肚,芸的脸红了,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娇嫩的都快滴出汁来,芸的身上总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雅香风,这是美女特有的味道,而且还是。风禁不住酒不醉人人自醉,陶然中有了“烟花三月,骑鹤下扬州”的味道。  “你这人怎么搞的,自己的豆腐不吃,老吃我的豆腐。”两双筷子交集在一起,芸嗔怪的说道。  “我喜欢吃你的豆腐,特喜欢。”风一语双关,加重了口气。  芸直接赏给风一个白眼,认识没一天,风都快成为白眼专业户了。“不撞南墙不回头”这码事,撞破头的人看见的依然是南墙,而撞破南墙的人看见的就是希望和目标,风即兴发挥,越发的进入状态,说话时也不大沉稳了,吐沫星子乱飞,面前那两个菜本来是炒菜,都快变成汤菜了。    芸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这还叫人怎么下筷?语言上吃瘪也就算了,饭都不让人吃了!就这一会儿功夫的郁闷,已经顶得上她过去一年郁闷的总和了。这男女接触,表露给对方的印象往往只是假象,相互了解的过程也就是一个相互掩饰的过程。可这叫风的男人,怎么这样快就原形毕露了,这人也太不讲究了。  芸轻叹了一声,音量虽小,可比风的声音杀伤力大多了。给风的感觉,她叹出的不是气,而是沧海桑田!  “我是女人吧?”“嗯。”  “我算美女吧?”“嗯。”  层层递进中,“怎么我觉得自己做女人很失败啊?你说说为什么?”芸这种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世界充满恨你没出息之势,显然也是练家子。   共 1203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细数阳痿的主要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的饮食护理都是哪些
标签

上一页:我不知道24

下一页:快乐沾了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