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灵的后裔 第一三零章 风云殇 (九)

2020/02/15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亡灵的后裔 第一三零章 风云殇 (九)德鲁叹了口气,他还是无法理解阿恒的想法,在他看来,男儿在世就当建功立业,就算有所牺牲也应无所畏惧

亡灵的后裔 第一三零章 风云殇 (九)

德鲁叹了口气,他还是无法理解阿恒的想法,在他看来,男儿在世就当建功立业,就算有所牺牲也应无所畏惧。更何况身为冰封神族的后裔,曾经九州帝国的皇族,怎能这样颓废呢?

铁三和老刀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虽然他们也希望阿恒少爷能有一番作为,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勉强,阿恒少爷既然不愿意,那听着就是了。更何况北疆也不需要这些鬼蜮伎俩,没得让人笑话了去。

“阿恒少爷,那接下来怎么打算呢?”铁三试探着问道。

怎么打算?阿恒微微一愣,他摸着手中的骨矛,竟沉吟起来。

德鲁见阿恒迟疑的模样,便慢吞吞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小楼和阿丑姑娘还在等我们,当然先找到他们,然后想办法进入冰封神殿。毕竟多耽误一天,阿丑姑娘就多一份危险――”

是啊,小楼和阿丑还在等着他呢。但是,让阿恒更加担心的是小瑾,她去帝都的目的阿恒心知肚明。她一定是去找义父报仇,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只怕会有生命危险。义父和小瑾都是阿恒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之间任何一人出事都会让他痛不欲生。

“我去帝都,德鲁,你帮我带个话给小楼――”阿恒还没说完,他手中的白色骨矛忽然嗡嗡地颤动起来,阿恒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阿恒立即向体内的怪鸟传递过去一道意念。

“我怎么知道?”怪鸟翻了一个白眼,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蛊噬――”阿恒正要调动情花之蛊。

“别别别,你别冲动,我说我说,我说就是了。骨矛之所以震动,是因为百里之内出现了高阶死灵。”

“高阶死灵?”

“就是有点头脑,会思考的蠢货罢了。不知道是不是我麾下那几个笨蛋――”怪鸟有些悲愤。

“它们现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

“蛊噬――”

“啊――,”怪鸟一声惨叫,“小恶魔,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好吧我说我说,它们就在前面的山里,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阴山余脉?阿恒心中一惊,这里居然有死灵出没,那小楼和阿丑岂不是危险了?按照他的感应,阿丑现在就停留在某个山坳中,距离自己不过百里左右。如今阿丑完全靠着一线生机支撑,本就处在生死的边缘,千万不能有所闪失。小楼虽然也是机变无双,但只是逃跑功夫一流,武功却稀松平常,能不能应付这种突发状况还是未知之数。

德鲁见阿恒脸色不太对劲

,呼吸也急促了许多,不由问道:“阿恒你怎么了?还有你让我带什么话?”

阿恒一指前方的山脉,哑声道:“山里有死灵,据说还是有只智慧的高阶死灵,小楼和阿丑可能有危险了!”

“那我们还不快走?”德鲁大急。

阿恒向前一步,却又停下了脚步,他这一走,便是放弃了远在帝都的呼兰瑾,他不能这么做。阿恒不停地安慰自己:也许是杞人忧天呢,阴山余脉极为辽阔,小楼和阿丑未必就能碰上高阶死灵,就算碰上了也能逃掉吧!而小瑾却不一样,他身在帝都孤立无援,只会更加危险――

“阿恒,你还在拖拖拉拉做什么?迟了只怕来不及了!”德鲁声音陡然大了起来,他亲眼目睹了那个叫阿丑的女孩变成死灵的过程,他明白那个女孩对阿恒的一往情深,既然如此,阿恒还在多想什么呢?

铁三悄悄拉了一把德鲁,示意他不要再逼迫阿恒了。铁三清楚阿恒此刻的为难之处,相隔千里,一南一北两个女孩,都可能处于迫在眉睫的危难之中。他能怎么选择?也许只能选择对他更重要的那个吧!

“冰封家的小子,我可以帮你,只要你将灵魂献给黑暗之主,你就会拥有足够的力量来拯救她们――”体内那只怪鸟不失时机地建议道。

“滚!”

怪鸟一声惨叫,大骂:“不识好人心,冰封家的小恶魔,你会得到报应的。没有黑暗之主的帮助,那个阿丑没救的。桀桀……啊……”怪鸟的惨叫不断在阿恒识海中响起,却依然大声叫嚣,“桀桀……她们全都会死,全都死无葬身之地,啊――痛死我啦――”怪鸟此刻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依然不肯放弃对阿恒的刺激,因为它已经发现这个冰封家的小恶魔此时比它更加痛苦。它终于可以把快乐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之上了,虽然它只是痛并快乐着。

阿恒不理那只邪恶的怪鸟,两个女孩的身影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交替出现。

小瑾是最早走进他生命的女孩,在他懵懵懂懂,刚刚开始认识这个世界时,他幸运地遇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在那个小小的部落,两年平静而快乐的生活让他刻骨铭心。可以说,如果没有小瑾,阿恒的世界依然是冰冷而残酷的,他虽然有一个无敌于天下的义父,却缺少一个真正合格的父亲。如果仅仅靠着义父的言传身教,他只会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小瑾的存在让阿恒拥有了一个正常孩子的快乐童年,他才没有变成一个畸形人格的变态。也许,这也是义父选择停留在那个部落的原因吧!

然而造化弄人,突然出现的呼兰猛野心勃勃,他对阿恒的伤害彻底激怒了义父,失去了心智的义父屠戮了整个部落。阿恒亲眼看到小瑾的母亲――那个善良的女人在奔跑中失去了头颅,她临死还在寻找她的女儿;而小瑾的父亲,他想要拔出了长剑保护部落和亲人,却根本无法阻止义父杀戮的脚步,对义父而言,那个男人不过是一个蝼蚁,可他却是小瑾的全部。当已成孤女的小瑾惶恐无助,哀求阿恒不要离开时。阿恒却甩开了她的手,心如坚冰,头也不回的远去,他留给女孩的只是一个绝情的背影。可是,有谁知道,十年来,那个女孩无助的哭喊声一直萦绕在阿恒的耳边,成为阿恒挥之不去的噩梦,这是他一生难解的心结。

但阿恒依然无法抉择,因为他同样无法辜负阿丑,阿丑在将要失去意识时,那饱含深情的喃喃自语几乎字字泣血,那一瞬间,阿恒明白了阿丑的全部心意,他没有办法对这样深爱着自己的女孩说不。原来这个一直像姐姐一样照顾他的女孩,几乎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他怎能辜负那份深情?她同样是阿恒心中最重要的人――

“阿恒,早做决定吧,迟恐生变!”德鲁又叮嘱了一句。

时间的紧迫阿恒何尝不知,但此刻他只觉得心乱如麻,干涩无比,他嘶哑着声音道:“再给我一点点时间!”说完,他竟一步步走进了黑暗之中,整个人仿佛幽灵一般沉寂。阿恒静静地坐在冰寒的地面上,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之中。

德鲁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模样的阿恒,在他眼中,再大的困难和痛苦,对阿恒而言都只会是一瞬间的困扰。但是,现在的他却如同一头受伤的孤狼一般彷徨无措。(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