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有我无敌 162 第一百六十二章 霸道

2020/01/17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有我无敌 162 第一百六十二章 霸道轰!声浪炸起,脚下土石寸寸崩裂。老蝙蝠在又挡下纪小宁一记拳印后,脚下一踏,居然夺路而走。

有我无敌 162 第一百六十二章 霸道

轰!

声浪炸起,脚下土石寸寸崩裂。

老蝙蝠在又挡下纪小宁一记拳印后,脚下一踏,居然夺路而走。

想要逃走。

不愧是六级完美基因改造,一身肉身强度,战斗力,堪比辟海期后期的强者,即便一条腿被打断,鲜血淋漓之下,居然速度丝毫不下于四倍提速之后的纪小宁。

二人速度不相伯仲。

老蝙蝠在纪小宁身上,感到了压迫感。

此刻他内心既惊又怒,惊怒无比,想不到会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阴沟里翻船,居然让他狼狈而逃了。

老蝙蝠郁闷吐血,很想要惊怒大吼,他极其不甘心。

但不逃不行,再站在原地,他就要被活活震死了。

砰砰砰!

纪小宁气势越来越强盛,眸光也越加凌厉,冰冷,追杀而至。

老蝙蝠惊怒回身,挥爪拍击,每一击,都是空气爆炸,裹挟迅疾无影之速,快如奔雷,一次次拍击,不断与纪小宁的拳头撞击,震荡力量传导进他体内,在他体内来回激荡,让他难受无比。

尤其,这股古怪的震荡力量,还在越积越多,居然不断累积,壮大。

老蝙蝠虽然行动速度大降,但手上动作,强大的五感,感知能力等,依旧还在,依旧是稳压纪小宁一线,纪小宁数次弱点打击,都被老蝙蝠仰仗着境界压制,硬生生抵挡下来。

轰!

纪小宁一击即走,在瞬移闪现之下,狡诈的老蝙蝠找不到反击之机,郁闷无比。

随着老蝙蝠要逃,战场开始扩大,到处一片混乱,爆炸,尘土飞扬。

辟海期战力对碰,威势何其之大,沿途开山裂石,古木四处爆炸。

一座座山峰炸裂,千斤,万斤土石炸向高空,轰隆隆,重重砸落地面,掀起漫天尘土。

在这种恐怖狂暴的碰撞之下,空气爆炸,一路上的巨大山石,参天古木,瀑布山崖等,但凡被二人身体沾到一点,全部撞得粉碎,爆炸成碎片,没有一个五级变异人敢靠近。

一旦靠近,就是死,不是死也要骨断筋折。

附近的贤者组织成员,骇然惊恐,纷纷脸色苍白的惶恐奔逃开,不敢轻易接近。

此时,这些逃命的人,各个心头惊骇,掀起巨大心灵风暴。

天啊,连泰大人都不是纪小宁对手,泰大人都被纪小宁追着爆打。

这纪小宁,太彪悍,凶残了,太强横了。

看着身姿挺拔,背影如无敌之姿,霸道,凶狂追杀泰大人的纪小宁,他们吓得体若筛糠,全身毛发炸起,手脚并用的飞快逃离,眼神满是恐惧,只想越远离战场越安全。

这还是人吗?

十七岁就如此不凡,简直是要战斗力逆天啊,他到底是不是纪小宁?

看着又是邪异无比的黑**气,又是“吃人”,又是像幽灵阴鬼一样瞬间闪现…这分明就是一个魔头无疑。

比他们还更像残忍,嗜杀成魔,纪小宁才是彻头彻尾的恐怖分子啊。

救命啊。

此刻,贤者组织的成员们,都眼神惊恐,他们坚信,这绝对是纪小宁诈尸,是纪小宁死后的厉鬼打上门来了。

不然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纪小宁会突然变得如此强横。

这就是一尊大魔神啊。

纪小宁依旧追杀着老蝙蝠,二人所过之处,山石爆炸,大地在巨力贯彻下崩裂,裂开一条条缝隙。

只见,纪小宁每一拳狂暴轰击而出,都能炸起金色电光,噼里啪啦,电光并不炽盛,六级后期变异人肉身何其坚固,无法造成破坏。

但,这些金色电光,却形成电,如同蜘蛛织一般,密布周围,足足延展开数百米范围。

而老蝙蝠的狼狈身姿,则更像是被巨大蛛束缚住的一头蝙蝠,成为了猎物。

哪怕他速度再快,所经之处,但凡触碰到电流络,都会立刻被纪小宁刹那捕捉到足迹,有如猎手冰冷无情追踪猎物,提前预判行动路径,提前截杀猎物。

虽然电的存在,只在爆炸的顷刻之间。

但纪小宁体内的金电之力,就仿佛无穷无尽,不要本钱般的倾泻而出。

轰!

一声空气爆炸,引发巨大声势,老蝙蝠再次硬挡下纪小宁一记拳印。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今天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如果我真的要与你拼起命来,你有想过后果吗?”

老蝙蝠声音沙哑如破布,带着全身血迹,目露困兽之斗的凶芒,阴森森的冷声说道。

老蝙蝠说得凶狠,实则色厉内荏。

他,言语中,居然开始有些服软,想要与纪小宁和解了。

无怪乎老蝙蝠服软,因为随着一声剧烈爆炸,头顶的防御阵法被彻底攻破,山脉外围隐隐传来剧烈喊杀声,军方终于已经攻进来了。

他如果再不摆脱掉纪小宁,就再没机会逃离基地了。

作为狡诈,惜命的他,为了暗中观察纪小宁实力,任由手下人被屠戮,也要稳操胜券再出手的老蝙蝠,天性凉薄。

从来只考虑自身利益,如同怜惜羽毛一般怜惜自身利益,此刻到了生死间隙的危急关头,他开始惜命了。

纪小宁此刻冷峻无情。

从始至终,不发一言,眸光闪动着似杀出魔性般的凌厉,锋利寒芒,继续霸道出手追杀。

这是要不死不休之局!

“纪小宁,你真的要与我不死不休吗?你知不知道我背后势力是谁,你难道真的要得罪贤者组织,贤者组织能与人类联邦政府对抗,势力何其庞大,你以为单凭你一人之力,能够得罪得起贤者组织的追杀吗?”老蝙蝠目中,凶光闪动。

“就算你逃得过贤者组织的追杀,你身边的亲人,你身边的朋友,他们能逃得过贤者组织追杀吗?你就不为你身边的亲朋好友考虑?”

“其实,我们没有这么大的仇怨,一切还有回旋余地。”

“找死,你敢威胁我!”纪小宁怒目圆睁,如同一尊怒目金刚,举拳劈斩而去,杀气腾腾。

“贤者组织算个什么东西,今天我不止要镇杀了你这个老杂毛!“

“我还要屠尽这里所有的贤者组织成员!”

“从今往后,我纪小宁看到贤者组织的人,必镇杀之,见一人杀一人,没人能够救得了贤者组织!”

眼前之景,仿佛舌绽春雷,雷声在空山中炸响,震得耳膜生疼,就像道家真言,佛门雷音,纪小宁每吐一字,便大步逼近一步,气息狂暴一分,出手一次比一次更加霸道。

在疯狂酝酿气势。

身上有无匹霸道的气势,在节节攀升,仿佛连整个身影随着气势攀升在一寸寸拔高,成为那顶天立地的霸主人物,携带无边狂霸气息,当真如同魔神人物,睥睨天地,气吞山河。

再加上纪小宁负伤,一身浸血,身上爆发出凶悍,彪悍气势,少年背影更加霸道了。

老蝙蝠惊骇,瞳孔猛地收缩,在心中狂吼,怪物,怪物,这就是一个怪物,倒霉,我今天到底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他本以为可以威胁到纪小宁,让纪小宁心有顾忌,一旦有了顾忌,出手就会迟疑,他便找到时机一举反杀纪小宁,哪知,适得其反,纪小宁非但不受自己威胁,反而气势更加霸道,疯狂攀升。

他的一句话,反倒磨砺了纪小宁的心境。

让纪小宁更加勇猛霸道,一往无前,身姿挺拔如神庭中走出的战神,这样的霸道气势,让他心头一阵狂跳。

这还是十七岁少年吗?已经逐渐有枭雄,一代霸主的棱角…怎么现在的年轻人,天赋越来越强,一个比一个还更加霸道,强横逆天。

“毁了他!一定要亲手毁了他!否则今后必定后患无穷!”

老蝙蝠体内血液,快速流动,一颗颗强者血液,从心脏至四肢百骸,全身筋骨皮膜,疯狂激荡。

皮肤,隐隐有一层莹莹血芒升起,仿佛升起一层薄膜。

老蝙蝠双目赤红,如野兽嗜血凶光般,他要拼命了。

老蝙蝠自知纪小宁今天,是铁了心要杀他,没有和谈余地。

不是纪小宁死,就是他亡。

“给我死吧,看今天是我死在你拳头下,还是你先死在我的玄器之下。”

轰!

老蝙蝠咆哮,一尺之长,寒光闪闪的尖锐指甲,与追杀而来的纪小宁重重碰撞,爆发巨大爆炸后,不退反进,厮杀向纪小宁。

身影冲出的速度,居然暴涨一线。

与此前未被纪小宁打断时的速度,居然相差无几,如果老蝙蝠腿未被打断,速度将更快。

“来得好,给我爆,爆,爆,今天我就把你的最大仰仗给彻底打爆!”

纪小宁长啸,他,彻底暴走了。

心头所有怒意,随着全身高速激荡热血,在这一刻,轰隆隆奔涌向二臂,轰!巨大爆炸。

砰砰砰!轰隆隆!

一记记拳印对撞,虚空震裂,撕裂开幽暗,深邃的裂缝,全被老蝙蝠的尖爪抵挡下来。

纪小宁不管不顾,出拳如同无影,在高速暴击,拳拳都与尖爪碰撞,空气爆炸,古木爆炸,山峰爆炸,周围受到波及,气浪翻天,大量土石炸向高空。

“再来!”

“再来!”

纪小宁越战越勇,一往无前。

面目,也越加冷峻,凌厉了。

今日,他要以有我无敌的霸道气势,亲手摘下老蝙蝠的人头,以老蝙蝠的命,磨砺他的无敌意志。

老蝙蝠最让他忌惮的,是其速度。

但只要他时刻谨慎,一次次电不歇,这个老蝙蝠的速度,就再无优势。

他可以通过体内的金电之力感应电,清晰感应到对方行动路径,提前预判,提前躲避与一拳轰过去。

此刻,老蝙蝠越打越心惊。

心头越凉了。

他发现,自己无论速度爆发有多快,都无法压制纪小宁。

反倒是,速度比纪小宁快出一线的他,却缕缕被纪小宁压制。

这种感觉,有如拳击手的每一次全力一击,都打在空气之中,让他郁闷得直欲抓狂。

明明比对方强,却无法发挥真正战力。

但更郁闷抓狂的是,他的肉身之力,明明比纪小宁强,比拼力量,纪小宁绝非是他对手。

一拳,只需一拳,他就可以打爆了纪小宁。

但是,他的所有力量,都被纪小宁那古怪的震荡之纹,在虚空中,被隔空挡下。

这震荡之纹,坚固,邪门无比,只要震荡之纹还在,不被瞬间攻破,就可以隔空挡下他的一次次攻击。

他居然被纪小宁彻底压制住了。

这到底是一尊多么可怕的少年,身上古怪之秘太多。

泰垣神色阴沉,心头狂怒,他百思不得其解,他究竟哪里得罪了纪小宁,纪小宁直接打上门。

哧,哧……

背后在纪小宁一拳之下炸断的血翼,此刻,灼烧、腐蚀剧痛,有越来越加剧之势。

呵,呵…老蝙蝠居然喘息了,目中,渐渐浮现上一抹疲惫之色,额头微微冒起几颗豆大虚汗。

他的生命力,在悄然流逝。

他感知到,体内生命力,是在往背后断翅处流逝,仿佛,生命晶石缺了一个豁口,磅礴的生命精元之气,正从豁口中不断流逝,消逝。

反观纪小宁,越战越勇,两眼神采越来越明亮,锐气充盈,体力越来越悠长绵绵,旧的伤势在飞快愈合。

老蝙蝠眼角肌肉狠狠抽动几下,心有余悸的看一眼纪小宁左臂上,熊熊燃烧的黑炎魔气。

都是这个邪门无比的魔气,在偷取他的生命力。

不得不让他一次次小心应对,深怕再沾染上几缕魔气,如附骨之疽般加剧生命力流逝速度。

泰垣面色发狠,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切除断翅。

老蝙蝠开始渐显疲态,一个疏忽,手上动作出现刹那迟缓,立刻被纪小宁敏锐抓到时机。

拳爪对撞。

轰!

咔嚓…一声轻微脆响,砰,老蝙蝠右爪的一只指甲爆裂。

弱点打击,击中最脆弱的部位。

随着这一根指甲炸裂,五指出现漏洞,仿佛如雪崩之时,咔嚓,咔嚓…第二只指甲、第三只指甲炸裂。

“怎么回事,为什么玄器突然抵挡不下你的一拳之威!”

老蝙蝠发出厉声咆哮,这一刻,骇然得目眦欲裂。

轰!

拳肉相撞,咔嚓,老蝙蝠右臂肌体产生几丝龟裂。

不愧是六级后期变异人,肉身之坚固程度,居然在纪小宁的仙武九印之下,没有一拳爆炸成血雾。

大战还在继续。

纪小宁一拳拳轰击而出,气势更加强盛了,拳风更快,拳头威力更加恐怖了,仙武九印、震荡之力、古魔之体…老蝙蝠只剩一臂,这一刻,纪小宁彻底全面压制了老蝙蝠,打得他仓皇左支右挡。

老蝙蝠,彻底被压着打了。

一记又一记拳印,如一对风火轮,轮番猛攻,老蝙蝠被逼到绝路,被逼无奈,右臂格挡纪小宁。

砰砰砰!

数次对撞,老蝙蝠感到右臂传来钻心刺痛,咔嚓,右臂血肉开裂,爆开,小臂骨折露出血淋淋的断骨,刺透皮肉暴露出来。

“杀!”

纪小宁一步冲上去,乘胜追击。

一拳拳落下,老蝙蝠惨叫,就连左爪五根手指,都被纪小宁一一敲断了。

他彻底惊恐,害怕了。

纪小宁冷漠道:“我说过,今天要把你最大的仰仗给打爆!”

一步迈出,抬臂轰杀过去。

此刻。

外界,事件,在快速发酵,所有观看的观众们,哗然了。

每个人心头,都蒙上阴影。

一个个,打向电视台,瞬息大量人涌入,客服部直接被打爆,每个人,都在询问第一线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突然关闭掉前线信号?

还有前线黄橙子,最后哭得如此悲伤,就连女主持人,都眼眶通红,哽咽落泪,无法正常主持报道,是不是都与前线那名年轻女孩有关?

她,是不是电视台的?

是不是有电视台在前线遇难了?

如果那名年轻女孩,是电视台的遇难,那么,那名与遇难一起,最终只身一人攻入恐怖组织基地内的那人,又是谁?

军方与电视台,都已否觉对方是己方人,这个神秘人,又到底会是谁?

观众们,有太多疑惑与不解,随着电视台切断前线传回的信号,一切都越加扑朔迷离了。

电视台的客服,被关心防恐前线的观众,一次次打爆。

事态都是最新爆发,电视台客服,都是一头雾水,并不了解前因后果,注定了这些疑问,观众们无法从客服那里得到真正解释。

而这时的第一线,也插播入了似永无止境的广告,很显然,电视台陷入一团混乱,正在积极处理此事。

观众们得不到电视台回复,此时,只能在络上引发巨大讨论。

此刻,络上,已经哗然开了。

第一线的官,被大量帖子留言,人们纷纷关心前线情况和们的人身安危。

联邦政府主城,一栋极具新时代气息的大厦。

这里正是第一线所在电视台。

此时,电视台内,气氛显得非常凝重,还絮绕着一丝伤感,悲伤,这一刻,所有的笑容消失。

人们心头沉重无比,不少人眼眶红通通,情绪低落。

发生在第一线的意外,电台内每个人都已得知。

第一线节目组内,在节目组集体成员的紧张,伤感注视下,负责人正与前线特派黄橙子联络。

就在负责人掐断信号不久后,黄橙子主动联络上负责人。

此刻,黄橙子依旧一脸悲伤,眼眶哭得通红,但明显看出,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她将前线的这几天情况,如实告知负责人。

在此期间,她因内心的自责,数次忍不住再次落下晶莹泪光。

“我想请求,恢复继续播出。”黄橙子眼眶通红,语气无比坚定说道。

负责人认真道:“你现在的状况,确定是冷静后做出的决定吗?”

“我确信,这是我做出的冷静决定,也是前线所有同事的一致决定。这也正是我们不远千里,不畏艰苦与危险,赶赴前线的真正意义所在,不要让我们的所有努力…和牺牲…变得毫无意义。”黄橙子一遍遍吞咽下泪水,声音哽咽。

此刻,前线,贤者组织的防御阵法,已被军方攻破。

裹挟滔天怒火与冰冽杀气的军人,咆哮,怒吼,血液沸腾的冲杀入贤者组织基地内。

这一刻,所有的生死,都被抛之脑后。

只剩下…当他们围剿贤者组织基地时,那一棵参天古木下,年轻凋零的生命之花……

无尽愤怒,倾泻向贤者组织内的变异人。

杀!杀!杀!杀他个天崩地裂。

先有被纪小宁杀破胆,被纪小宁的凶残,冷血,吓得丢魂落魄,再有面对裹挟无尽怒火而来,强势猛攻的军人洪流,大量变异人逃窜,惊恐奔逃,根本无形抵抗。

即便偶尔有几股抵抗,也都很快淹没在军人怒火之中。

此刻,张承平、邹宛秋、柏熊三人,也在其中,参与攻打贤者组织。

三人都是面目冷峻,凌厉,出手毫不留情,全都在击杀六级变异人。

轰!

山脉尘土,爆发惊天巨响,气浪冲天。

张承平三人一惊,然后齐齐面色大变,这样的声势,这样的巨大冲撞,他们的敏锐感知,都捕捉到在山脉深处,正有六级后期变异人在战斗。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一次蟒蛇行动的第一号重要目标,泰垣。

那个老蝙蝠。

“老大,难道是有普通军人,遭遇上了这个老蝙蝠?”柏熊变色。

三人心头一紧,六级后期变异人,绝非普通军人能够围剿的,可能会造成巨大伤亡。

在场之中,只有张承平,以及少数军方高手,是辟海期后期修为,方可有与泰垣一战之力…其他人,都是去多少是多少,徒增伤亡。

就在三人准备奔赴过去,赶往山脉深处,由张承平斩杀泰垣时,突然!

周围一片寂静。

军人停止了攻打动作,目露不敢置信的震惊。

变异人,居然各个神色骇然,面露惊恐无比之色,一时间忘记了逃跑。

张承平三人疑惑。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浸满鲜血的身体,尘土弥漫的从山脉深处,缓缓走出。

在他手中,倒提着一人脚踝…一步一步,走近……

连城县医院怎么样
平凉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癫痫病的医院
莱芜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邢台治牛皮癣的专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