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抢跑时间总理点赞的公司在颠覆传统招聘

2019/05/14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拉勾选择了与传统招聘站截然不同的做法。他们打着极速入职招牌,一周内企业必须回复,薪资不能面议等闻所未闻的口号入场,对传统招聘站来讲,刀刀见血

拉勾选择了与传统招聘站截然不同的做法。他们打着极速入职招牌,一周内企业必须回复,薪资不能面议等闻所未闻的口号入场,对传统招聘站来讲,刀刀见血,因为这些条件基本是用来束缚企业的。

总理来了。3W咖啡馆人头攒动,创始人许单单向总理路演拉勾,我们是帮助互联公司招人,也为年轻人找工作的平台。不到两年的时间,有150万人通过拉勾找到工作。这个数字让总理兴奋。第二天,拉勾的简历投递量增加了一倍。

由海淀图书城改建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上,这家招聘站风头正劲,包括BAT在内的6万家企业通过拉勾招人,据说百度平均每天有1.5个人通过拉勾入职。在这波创业大潮中,以互联招聘切入的拉勾,彻彻底底地是在风口上为企业送电送水。如果企业只是单纯地发布信息,拉勾不收费;想更快速更方便地找到合适的人,公司需要付费购买增值产品。

这家站的运营团队很多人并不陌生,董事长许单单、CEO马德龙和CMO鲍艾乐也是3W集团的创始人。3W集团下属6个子公司,其中包括3W咖啡和拉勾。几个公司从法律架构上独立运营,但是业务上却互相支持。比如拉勾一些活动在3W咖啡馆举行,3W传媒也为拉勾提供服务,包括徐小平、杨向阳等3W近200名股东或多或少都曾给予他们帮助。

正因如此,拉勾成为互联史上发展快速的公司之一,成立半年就轻松拿到贝塔斯曼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去年8月,拉勾又取得来自启明创投领投、贝塔斯曼跟投的2500万美元B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8亿人民币。

马德龙形容拉勾在不停地上台阶,没有走回头路,也不会反转方向,就是向前冲。2014年农历正月十四,用户在拉勾上投递简历量是正月初六的23倍,峰值为1.2万份。今年,这两个时间点的差距扩大到30倍,繁忙时有33万份简历被投进来。马德龙粗算了下,平均每人投递4份,那就是有将近10万人在同一天找工作。

每一年3月,拉勾的服务器都是脆弱的时候,3五天崩一次是常态。今年马德龙要求技术人员按照去年峰值的两到三倍备战,终究的结果是翻了6倍。他在深切地感受甚么叫喜剧的忧伤,防不胜防。凶猛发展的背后,是传统招聘站的壁垒打破,拉勾试图重建行业规则的过程。

2012年底,三人想做职场社交,也就是中国版Linkedin,因此取名拉勾。三四个月下来,毫无起色,他们萌生转型之意。几个高管愤愤不平,你们当初是做职业社交我们才来的,现在要做招聘站,我不愿意。

不但内部团队对转型不积极,外部的声音也不友好。招聘的水太深了,大家都不看好我们。鲍艾乐说。

实际上,招聘是早被互联化的领域之一。智联招聘、前程无忧都已上市,它们也曾备受VC追捧。但是在许单单等人的眼里,传统招聘站连基本的痛点问题都得不到解决。那就是企业招不到人,用户找不到工作。

的问题是,信息严重不对称。马德龙不止一次提到,很多人不知道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其实它是人尽皆知的美团。行业内的人都知道腾讯对应届毕业生的待遇是年薪13万元,但是却用面议二字代替。

用户抗拒,企业徒劳,招聘站难免使用一些虚假手段搪塞企业。几千名客服却盯着几十家企业,名义上是发掘客户需求,实际是简单粗暴式的销售。

面对这种情况,拉勾选择了与传统招聘站截然不同的做法。他们打着极速入职招牌,一周内企业必须回复,薪资不能面议等闻所未闻的口号入场,对传统招聘站来说,刀刀见血,由于这些条件基本是用来约束企业的。

但是砸场子的也不是上来就有底气的。拉勾上线的个月是有面议选项的,因为初他们的态度比较摇摆,在用户和企业之间表现暧昧。后来他们想明白了,其实用户找工作的需求得到满足,企业的问题也自然就解决了。尤其是初创公司的冒进,导致招聘市场总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在企业和用户之间,拉勾选择了用户。

当他们明确立场之后,拉勾开始要求企业标明薪资,如果不配合,该职位将被暂时下线,直到那个数字能被用户看到。大部分公司表示理解,固然总有一些顽固不化者死扛,甚至试图玩小聪明,薪资区间是1k到1k。发现不灵,又改成1k到10k。这些公司现在跟拉勾关系很好,但是当时马德龙对这种儿戏行动绝不手软,把该公司在拉勾封掉。

乃至如果有用户举报公司实际薪资与拉勾标注不符,公司得不到任何解释,也直接被封号。有公司找拉勾叫屈,你们太强势了,这哪是做生意啊。当然,结果是抗拒者顺从普适价值和规则。

马德龙跟他们解释,拉勾也可以不强制企业公开薪资信息,不要求入职效率,结果是导致用户不信任平台,企业招人的难度反而会增加。他不厌其烦地把这个道理讲给企业,只有这样才会变成良性循环。

12下一页

月经血块多经期延长
更年期经期延长怎么办
原发性痛经的主要病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