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总是在失去以后才想再回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飞絮和屈远相识于一场T大乐团聚餐上,为了庆祝一次演出成功的聚餐。虽然在乐团呆了大半年了,飞絮从来不知道有屈远这个人物。  乐团里有近40个人

飞絮和屈远相识于一场T大乐团聚餐上,为了庆祝一次演出成功的聚餐。虽然在乐团呆了大半年了,飞絮从来不知道有屈远这个人物。  乐团里有近40个人,飞絮和屈远碰巧一桌,看得出来,屈远在团里是个有名的人物,因为不断有其它桌的人过来向他敬酒,席间,大家为庆祝这个为祝福而不停地干杯。喝的是啤酒,飞絮讨厌啤酒,尤其是冰冰凉凉的啤酒,飞絮皱着眉头,感觉每一口进入胃里的啤酒都是对胃的摧残,飞絮的胃不好,就在大家又一次举杯时,她看着那冒着泡沫的啤酒,忽然一阵恶心,很想吐。  在洗手间的水池旁,飞絮将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都是水。她浑身冰冰凉凉的,打着冷颤。忽然,她感觉有一只大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她转回头,另一只手又递给她一杯热水。她漱完口,那两手的主人屈远说送她回宿舍休息,她没拒绝。  飞絮回到宿舍就躺下了,她睡得晕晕乎乎时,同宿舍一个女孩叫醒她说,有个叫屈远的人叫我拿这些药给你。后续的发展很自然,他们成了一对恋人。  屈远是富家子弟,成绩优异,他想在毕业后考托福出国;而飞絮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女孩,成绩平平。她明白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但她相信:缘是天定,份是人为。  他们喜欢在T大绿园里散步,飞絮说,那铺着石子的小路,那混合着泥土味的青草香,那潺潺的流水,都很像她的家乡。屈远发现每当飞絮叙说她的家乡时,眼神都会变得很幽远,眉宇间轻愁难掩。他眼看见她时,就是惊艳于这份淡淡轻愁的娇弱之美。  飞絮喜欢看书,她喜欢席慕蓉;她偏重于饮食美容,她不喜欢化妆,她用儿童霜,她说增白类的面霜会伤害皮肤。她从不允许屈远为她买任何护肤品,也不允许屈远为她付餐费。虽然大学里的恋爱一般都是男朋友付帐,她说,她不要他们的爱情带有任何功利色彩,因为爱情是纯洁的。  飞絮率真,自然,她没有都市女孩的市狯。她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她说她的理想是成为一个高级营养师,一个有才华的业余作家。然后,她会问,屈远,我是不是很贪心呀?屈说总是笑着说,小宝贝,就算你很贪心,上帝也会尽力满足你的,何况,你一点也不。  屈远说爱叫飞絮宝贝,因为他知道飞絮是一个未经雕琢的璞玉,有一种天然的美。她不是表面那般寡言与娇弱,她纯真可爱,不矫揉造作,也经常会在屈远面前喋喋不休,她也会出其不意地讲两个小笑话,然后,他们会一起开怀大笑。  爱情是甜蜜而纯洁的,笑容是灿烂而纯真的,时间却不因些而停留,分别的那一天总会到来。  那是一个阴沉沉的午后,她到机场去送他,他说:“飞絮,分手吧。”  飞絮咬紧下唇,虽然她知道这一刻总会来,可她从没做好准备。她愣愣地站着,真的要因此而放弃这四年的感情吗?屈远转身欲登机,她忽然急急地说:“屈远,我爱你,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而改变,你的爱会因些而改变吗?”  屈远站住了,但没有回头。他不知道会不会改变,因为他没有试过,飞絮也不在她未来的计划里。他相信自己的天地会很广阔,他相信他会遇到很多像飞絮一样的女孩。  屈远没回答,飞絮看着他的背影说:“屈远,我给你三年的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我的手机号不会改变。”  三年的时间一恍而过,飞絮没有等到屈远的回答,但她依然等着他,她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在等待中度过,直到遇到另一个他,飞絮决定抛下过去,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曾经,飞絮把屈远在每个情人节送她的粉玫瑰和她每年生日送她的紫色郁金香倒挂起来,让它们自然风干,剪下花茎,封装在盒子里,如今她以为她没必要再珍藏她和屈远的过去了。  当屈远收到从大洋彼岸寄来的包裹里,看着熟悉的字迹,他知道:她依然没有忘记她,他急急的拆开信,信里只有一首诗:  大堤杨柳雨沉沉,万缕千条惹恨深。  飞絮满天人去远,东风无力系春心。  他拆开盒子,他认得那是他曾送她的花,他没想到飞絮会把它们珍藏起来。盒子里面,还留有他送的花时的卡片,还有一张小信纸,那是飞絮的字:  玫瑰的粉,不再是初恋的甜蜜;  郁金香的紫,不再是永恒的爱;  因为时间不曾为我停留,  而你已将我忘怀----  屈远以为他忙于学习,工作,身边从未缺过女伴,不常想起她,就是将她忘怀。其实他没有,否则他不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她。  他拿起电话,拨着熟悉的电话号码,可他听到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他拿起信封,可信封上没有地址。  转眼到了十年后的同学会,屈远回国了,他终于见到了他一直不曾忘记的人儿。飞絮她依然那么年轻,那么美,那么清纯。聚会结束时,他叫住飞絮,:“飞絮,对不起,我依然爱你,我们还有可能吗?”  飞絮没有回头,一如他当年,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车子里走出来,向飞絮走过来。屈远听见那个男人对飞絮说:“宝贝,我们回家了。”  飞絮,曾经是他的宝贝。他的宝贝已经不再属于他,而他将用一生忘记。  第二天,屈远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相爱是缘,相守是份,缘是天定,份是人为,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不懂得珍惜谁。 共 19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癫痫研究院
幼儿癫痫病挂什么科 怎么预防治疗
标签

上一页:冬夜闻犬吠

下一页:画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