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丹枫水鬼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此小说,要用魔幻现实主义来写一个理想国和桃花源,要到达那里,先穿过“上河源”,这是一片恐怖、骇人的领域,穿越它,要战胜恐怖、世俗,要做出很多

此小说,要用魔幻现实主义来写一个理想国和桃花源,要到达那里,先穿过“上河源”,这是一片恐怖、骇人的领域,穿越它,要战胜恐怖、世俗,要做出很多牺牲甚至牺牲生命才能达到理想国。开始吧!    壹  大荷和小荷,她姐妹俩跟父亲潘水生一起,住在村北很远的青潩河河滩上,那边叫水磨湾的河滩有两间破旧的水磨房。养鱼、鸭、种莲藕。  磨房在河滩水磨湾的边上,水磨湾有十几亩大,水生承包了种的莲藕。塘里也养鱼,还养鸭子。鸭子由大荷和小荷照看着。  青潩河,离村很远,逆河而上,过了“羊圈”这个只有五六户人家的小村,便是无村庄更无人烟的很幽远的河源深远处了。很阴森,很紧,很瘆人。只有很少的胆大的人在别人的撺掇下,壮着胆才去过,回来的皆一言不发。越是追问,越闭口不谈,再问,扭头就走,不再照面,更神秘。  远远望去,一片阴云雾罩,神秘,且不可测,大夏天也能透出寒气来,逼人。人说,那里有水鬼。再详问,个个扭头走了,讳莫如深。不知真假,看着像是真有。  在村民心里面,羊圈西头的那棵一搂粗的老古树西边是个禁区,再往西,就是很幽远的河源了,没人愿去,更不会有人提及。那棵大树是棵古怪的树,既开枸花结枸桃,也开槡花,结槡椹,还开枣花,结红枣。每一种花朵都很绚丽,飘着醉人的香气。果实,都很丰硕,红紫红紫的,像魔女般妖冶着。却从未有人去摘,任凭熟透后叭叭地自行掉到地上,自生自灭,烂在树下。  树上有几个“蚂蚁俏”的鸟巢,“蚂蚁俏”“嘎嘎”地叫着,扑楞楞地飞出。树下根处的鸟粪很厚。  自从村里用上电,安了“遍面”机,水磨早已废弃了,磨车和其他东西也没了踪影,也许淹没于河底?不得而知。  水生水性好,一个猛子扎到河里,会潜很远,很久,让岸上的小荷不由得憋着气着急得不得了,担心他真像是被水鬼吃了去,再也出不来了一样,心里噗噗的。小荷刚“哇”地大哭起来,在很远的水里,他露出了头,“噗”地像鲸鱼一样吐出水气来,小荷悬怔住了。  但他从不往西游。只从岸上向西去过一次,那是那年找荷她娘。  一边的大荷只管轰着鸭子,头也不回。  大荷十七,小荷六岁。娘,死了。小荷刚满月,那天下暴雨,霹雷火闪的,四周唰唰唰的雨,如雨林一般,一片苍茫。雨点砸在河面上,如滚开的锅,嘟嘟嘟。河水由黑变得泛黄,很黄,很黄。她头发贴在脸上,嘴唇发紫,眼迷朦着,哆嗦着疯了似地把划着的小船划向了上河源,再也没回来。死了,被水鬼拉入水中淹死了,她不会水。水生说的。  被水鬼拉入水中淹死的不只荷的娘,算来附近淹死的女人有十几个了。上河源更神秘幽森。  那东西据说是投水自杀或者意外淹死的人,会徘徊在淹死的地方,变成水鬼,然后在水里耐心地等待,引诱,或者是强迫人落水而死,来当自己的替死鬼。  水生时常戴个褪掉原色的蓝帽子,帽舌头皱巴巴,帽子顶已经土白,四周脑油浸得油乎乎的。除了夏天,其他三季不离头。下水时有时也会忘记头上还有顶帽子,扎猛子感觉不得劲儿才把它脱了去。这帽子是荷她娘缝的。    贰  大荷随她娘,很漂亮。已经发育得很好,身材窈窕,头发乌黑,两个奶子翘翘的。  十五年前,大荷刚一岁时,父亲水生和母亲莲子离开古桥镇,搬到了这里住。  古桥镇,是个很匪夷所思的地方,除了鸡犬之声相闻外,几乎老死不相往来。人们木然地碰头,见面交流的形式不是说话,而是用眼神,指指、点点头、摇摇头,或者哑然地笑笑。但,农历的三月十五日除外。这一天是本镇的老古茬庙会,庙会在兴国寺的庙前唱大戏,唱三天。而这三天是本镇的狂欢节,镇里人可在这几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有的婚配、交易、交流等等在这几天完成,之后,依然会回归原态。  年轻的潘水生身强体壮,一身力气,精力旺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那天晚上看夜戏时,他拎起人群里小巧玲珑的莲子,抱到了镇外的东后。  农历三月,气温正好,麦子地里,冻了一冬的田地开化松软,沙沙的,躺在上面很舒服。  水生亢奋地喘着粗气,要了莲子,莲子紧张而慌乱得颤抖着,她的声音也变了形,她双手紧紧地抠着水生的双臂,当那一刻到来时,两个人几乎溶化在了一起……  生米煮成熟饭的两人去找莲子爹。坐在院子里躺椅上喝着铁观音、抽着纸烟的莲子爹,睁开养足精神的眼,上下看了看水生,又看了看莲子,面无表情地伸出一个指头来。水生看看莲子,莲子看看水生,不解其意。  水生拉上莲子往门外走,一群人拿着棍子向毫无防备的水生打来,扑里扑通,水生的头被打破了,流血了。水生拎着莲子,边打边跑,冲出了人群。  向外跑了很远,回头看看,没人追赶。回到家里,莲子心疼地用盐水给水生小心地洗洗,抱扎了起来。后来,莲子给水生做了顶帽子,很合适,水生一直戴着。  一年后,他们搬到了水磨湾住,至今已经十几年了。古桥镇,很少回去。  大荷爱说爱笑,可自从母亲莲子死后,她变了,再也不多说话了。小荷如当初大荷小时候一样,爱说爱笑。大荷看着妹妹,她在寻找着小时候的自己。  鸭群“呱呱呱”地叫着,头鸭领着头,惶恐地向大荷这儿跑来,又疑虑地瞪着眼睛向河中看着。大荷抬头沿鸭子的眼神望去,一圈圈涟漪在水中泛起,一个动物在水里游泳,“噗嗵噗嗵”的,像个人形。  大荷很纳闷,也很惊奇,从来没有人在那片区域游泳,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莫不是水鬼幻化成人形在作怪?  那个“人”头露出水面,“噗”地吹一口水,头仰起,身子站在水里,在踩水,两支手向岸上挥挥,冲岸上笑笑,露出一口白牙,“喂!哈哈哈!”他在向岸上打招呼。  大荷这才意怔过来,真是个人,还真够胆大。“近怕鬼,远怕水”,一定是个异乡人。大荷寻着他的手势向远处的的对岸看去,大荷仔细看看,在灌木丛中,一个人撅着白白的腚在那里屙屎。在随后,从里面走出一个和父亲差不多一样年纪的人。那个边提裤子扎束腰带儿,便向河边走来,大声向水中的人喊道:“出来吧,嫑激着了!”  水中人又扎了几个猛子,才游到对岸,从河中出来。那是个健硕的小伙子,约莫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大荷看到了那人档里黑乎乎的东西,她低下了头,脸红了起来。对岸的人分明没有发现在磨房一侧的她。  当大荷把手中的东西放到屋子里,出来再向对岸看时,却找不到了人影。大荷往远处用目光寻着,好久,当她回过头时,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已经出现在水磨房前的篱笆院门口。    叁  两人笑吟吟地向大荷打听附近村庄,一开口,果然是外地口音。大荷还没说话,父亲水生从塘子回来了,与两人接上了头。  “外乡人吧,来来来,进院再说。”水生推开篱笆棱子门,把两人让到院子内,招呼大荷给外乡人搬凳子。  大荷看到少年,想到刚才远远看到的那些隐私物,脸不觉红得发烧起来,低着头,不说话,默默地搬过去凳子,又去打开水。  少年显然不知道自己曾经把黑的红的暴露给她过,水生的热情好客让他们受宠若惊,讨好着,感谢着。少年目光盯着大荷死死地看,水生问他说他都没反应过来。惊呼道:“这小妹妹叫大荷吧,咱们认识啊,你咋不说话啊?你崴住脚是我把你背回来的呀,你忘了?累死我了……”  大荷好生好奇,她想起来了,她曾经做过很多次这样的梦,在梦一个人拉着她的手拼命跑,崴了脚,那人背着她跑,她紧紧地贴在那个宽厚的后背上,没了恐怖,很安心的,一摇一晃的,很舒服。  “你是不是叫水生?”大荷疑惑地瞪大眼睛问道。  “对着哩!对着哩!”少年的父亲惊奇地回道。  父亲水生更惊奇了:“嗬!巧了,孩子乖竟然和我对封儿!有缘!有缘!那就叫你小生吧,来打酒吃。”  初夏的天虽然没有仲夏的浓烈,但却也是非常燥热,但院子里的杨树下,风吹过来,树叶哗哗哗地欢笑着,坐在下面,很是舒服。  调了莲菜,炸了小鱼,炒了鸭蛋,煮了花生米,四个菜,刚好。喝起。  外乡人把扁担和绳子、刀、锛等家伙儿拿了过来,他们是收榆树二层皮的。收那做甚?做香,送给寺庙、善男信女。它们终被插在香炉里化作缕缕青烟和着虔诚的愿谕,送给要敬的各路神明。  谈好价钱后,他俩配合着,先用锛把老皮打掉,剥开后露出白白的、黏黏的二皮,开始用刀刮。刀是特意找老铁匠打的,长一尺有余,单仞,锋利,两头是把儿。骑在榆树上,嗞嗞嗞,刮起,很流畅。小生干刮二皮,使上巧劲儿,游刃有余,看着长长的二皮打着卷地从树上剥下,是一种享受和满足。  如此有缘,聊得投机,酒酣耳热,水生留小生父子住下,敞阔的河滩可作为他们收回榆树皮的晒场,一旁的半间小房可住下。  不会喝酒的小生热力大,浑身燥得慌,他摇摇晃晃地向河边走去,脱下衣服,露出一身的腱子肉,皮肤黝黑,健壮而结实,站在高处,一个优美的弧线“扑通”一声,投入河中,如蛟龙般。  小荷跟在他后面,在河面中寻了好久,小生在河中间露出了头。  “好水性!”水生一旁喝道。他在小生身上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和我年轻时一样。”一旁的小生父已经醉倒,酣睡起来。  一会儿,小生游上岸来,手里拿着一只小鳖,送给了小荷,小荷高兴地端来个盆子,接住,一边玩去了。  水生也醉睡了。小生搔搔湿湿的头发,帮大荷劈柴,两个聊起了同一个奇怪而绚丽的梦。  安置下来,早早睡下,第二天,父子俩挑上扁担,拿上家伙儿,游乡去了。  初夏的太阳缓缓地升起,青潩河依然不紧不慢地淌着,小鸟啾啾地叫着,或唤伴,或求偶,风吹过,草木抖抖身上的露水,树叶欢快地鼓着掌,迎接今天的太阳……  大荷赶着鸭子,擓着竹篮子,走了。水生拿上把铁锨,去了塘子。小荷在树下,玩盆里的鳖。  新的一天,和无数个悄然流逝的昨天一样,又重新开始了。    肆  小荷用一条小树枝逗着盆子里面的小鳖,小鳖五体缩入鳖甲里面,不肯出头。小荷逗了很久,小鳖依然坚守不出,小荷无计可施。  小荷有点失望,她看到盘子里面剩下的炒鸭蛋,此时,她灵机一动,拿上一小块投到盆子里。炒鸭蛋的香味在不大的水盆里散开。一会儿,小鳖探出了头,鳖头如蛇头一般,绿豆一般的眼里贼亮贼亮的,多少让小荷有点恐惧。真正让小荷胆战心惊的是,小鳖迅速呑下炒鸭蛋,一个声音从水盆里冒着泡出来:“好吃!”  小荷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人,而声音分明是从水盆里发出的呀!小荷诧异而惊慌地用旁边厚厚的石板把盆子压上。慌乱地要向外跑去。  小荷跑到门口,这时,一个老妪背了半袋子粮食,小脚一崴一崴地向水磨房走来。满头白发,银白银白的;上穿一件绣花的对襟上衣,下穿一条束了脚脖子的灯笼裤;脚穿一双精致的绣花鞋;面目慈祥,鹤发而童颜。  小荷还未从刚才发生的神奇的事中回过神来,惊魂未定地看着老妪。老妪缓缓走到她跟前,说话了:“小妞,开磨吧,来磨面。”  小荷告诉她,这里早就不磨面了。老妪说,怎么可能,一直都是在这儿磨面的,前几天她才刚来磨过的。  小荷对于她所说的不知如何回答。只见老妪走到磨房,把袋子放下,出来和小荷聊了起来。小妞呀,你爹水生呢?你姐大荷呢?你妈妈呢?我家住河上源,那个地方好着呢,人人勤劳,家庭和睦,和你一般大的孩子玩得可美了,我老了,那些游戏玩不了了,不过,看着他们玩也挺好。你跟我一块儿去吧。  小荷不知如何回答,呆呆地看着她,这个人似曾相识,却又没有见过,说陌生吧,却感觉非常熟悉。小荷恍如在梦境中。  少许,老妪起身回到磨房,背出来的分明是一袋面粉!这让小荷更为惊奇。小荷转身就向东边荷塘跑去,小腿撒开了跑,心里蹼蹼地跳着,头上的汗水也模糊了视线。她要去找父亲水生。  水生躺在荷塘南侧的树荫下休息。小荷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爹爹身边,急急推着爹爹。  爹爹转身过来,看到面色苍白的小荷,一下把她抱起,用手摸摸小荷的头,又用额头对额头地挨挨她:“发烧了?”  小荷生气地推开爹爹,语无伦次地向爹爹描述了刚才的诡异事件。爹爹根本不顾她在说些什么。抱上她,向水磨房走去。  爹爹把小荷放到院子里面竹床上,拿起铲子,交待小荷说要出去挖茅草根回来,煮了让她喝,好退烧。对爹爹的误解小荷很生气,却又无奈。爹爹出去后,小荷小心翼翼地把压在水盆的石板搬开,里面的小鳖却不见了!  小荷忙跑向竹床,用褥子蒙上头,闭上眼,忐忑地抖着。她十分惊恐,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让她无所适从又不知所措,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世界的真实?  近晌午,大荷回来了,她头顶上戴着个美丽的花环,自己编的,很漂亮,散发着沁脾的香气。 共 843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的原因有那些?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好
引起原发性癫痫病的原因
标签

上一页:无题2479

下一页:清晨的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