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归亚蕾电视剧我和丈母娘的

2019/07/20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主演:归亚蕾/孙涛/秦海璐/冯一非/侯天来/刘涛/姜彤/张海燕/王同辉/王韦智/范雷/车永莉导演:单联全地区:大陆年代:2012

主演:归亚蕾/孙涛/秦海璐/冯一非/侯天来/刘涛/姜彤/张海燕/王同辉/王韦智/范雷/车永莉

导演:单联全

地区:大陆

年代:2012

类型:家庭/都市/爱情

标签:电视剧,大陆,家庭,温情

剧集:32集

简介: 早年丧夫的孙妈妈为三个漂亮女儿的婚事牵肠挂肚.大女婿从商当老总,二女婿从政做官员,唯独三女婿是出租车司机,孙妈妈有些看不上三女婿.为此,丈母娘跟倔强耿直的三女婿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战争”. 三女儿为了证明自己没…早年丧夫的孙妈妈为三个漂亮女儿的婚事牵肠挂肚.大女婿从商当老总,二女婿从政做官员,唯独三女婿是出租车司机,孙妈妈有些看不上三女婿.为此,丈母娘跟倔强耿直的三女婿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战争”. 三女儿为了证明自己没嫁错人,千方百计让三女婿学电脑学英文,但三女婿就是不成大器,这让三女儿很失望,夫妻关系亮起红灯. 恰在此时,大女儿和二女儿家相继发生重大变故,孙妈妈经受不住沉重的打击,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三女婿在三年时间里,精心伺候孙妈妈,为她养老送终.丈母娘和女婿之间产生了浓浓的人间真情.

该片主演的其他作品:春天的绞刑架/励志/偶像/爱情,天天有喜/古装/神话/历史,劝和小组/喜剧/家庭/都市,花开半夏/爱情/警匪/偶像,摩西密码/爱情,

该片导演的其他作品:我和丈母娘的十年战争/家庭/都市/爱情,我的丑娘/其他,我的丑爹/家庭/农村/都市,

第1集

从古至今,无论是男人娶老婆,还是女人嫁丈夫,都讲究门当户对,似乎只有这样日子才能过的安稳祥和。早年丧夫的孙妈妈裴静为三个漂亮的女儿的婚事牵肠挂肚,大女婿从政做官员,二女婿从商当了老板,所以当出租车司机李琼次去敲了孙妈妈的门要争取她三女儿孙茜的幸福生活时,挨了她一盆脏水,她看不上这个未来的三女婿。被妈妈锁在屋里的孙茜隔着房门和妈妈辩论,她不喜欢妈妈为自己物色的交警队的中队长周勇,也忽视了他爸是公安局局长这一情形。忽然听到李琼站在楼下,跪在心形玫瑰花中呼喊自己的名字,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孙茜求妈妈放自己出去。不知过了多久,嗓子都喊哑了的李琼惹了众怒,看到黑夜中被邻居砸中的李琼,情急之下孙茜拿着床单从楼上下去,却不幸摔倒在地。孙茜的腿摔断了,孙妈妈的心脏病也犯了。孙茜大姐孙菲来到医院看着自己生病的妹妹,抑制不住情绪训斥着她,却说漏了妈妈犯病住院的事。这边孙茜要回家看妈妈,那边孙芸在家要阻拦妈妈去医院看孙茜。孙茜在大姐的劝告下想起前男友霍达,李琼站在门外听到她们之间的一切谈话。周勇接到孙妈妈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处理出租车司机小于的违章事故,于刚听到他本不想去孙家却得知小茜摔断了腿,还听到他说小茜屁股有个疤。小于不知道如何和兄弟李琼说,打电话给媳妇却未得到应许。孙菲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妈妈召集妹妹妹夫以及自己的丈夫,老妈是要趁早断了孙茜和李琼。孙芸故意和妹妹显摆老公为自己买的化妆品,孙茜和二姐说出自己对李琼的依赖,她感激李琼在霍达离开的时候守护在身边。孙菲埋怨李琼为妹妹买的香皂,还不断的责备他对妹妹不好,李琼机智的躲开了,却被孙芸找到。看到李琼对自己说妹妹有爸爸的遗传癌症一事并不在意,孙芸的计谋就这么未得逞,她不知道其实李琼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送走二姐,李琼迎来孙茜二姐夫赵启龙的十万块分手费,将那钱扔回去,李琼接到了孙茜大姐夫郑奇的电话,面对来自这个政府官员的威胁,李琼态度坚决。

第2集

小于在医院门口找到挂了电话的李琼,听他讲述着孙茜和霍达的感情以及与自己的相识。小于搬出周勇,李琼为他讲述自己充当孙茜假男友的事,当时他真是没想到见面的会是周勇。看到警车,小于立即转身走开。孙菲带着女儿兰兰去看妈妈,可妈妈却拖着疲惫的身体为妹妹担忧,正这时赵启龙也为丈母娘送来小笼包,还留下两万块钱。孙菲拿着钱前往医院,妈妈打来电话使她暴露了目标,却因此招来假冒协警的人跟踪,终被骗,她急忙去派出所报案。打电话给郑奇,孙菲很是满足,因为还好那贼只是抢了自己的钱,而没伤自己,就当作是破财免灾了,她还希望丈夫给自己钱补了这窟窿,也能以免丢人。郑奇对于这个为了自己出过车祸的妻子,满是容忍,博得下属的夸赞。兰兰给姥姥唱自己新学的京剧哄她开心,打开电视剧心烦意乱的孙妈妈看到李琼求婚的事上了电视,甚觉得丢人,支走了兰兰却迎来邻居刘婶的敲门声。听闻邻里都在议论此事,情急之下裴静去了医院,口中念叨要跳楼示威。李琼刚听到小于说电视报纸都登了她们的事,李琼意外看到孙妈妈的到来,知道事情闹大了,感到惊慌,急忙背着孙茜离开。孙妈妈费劲巴力的赶去,却只见到空空如野的病房,此时李琼已经带着孙茜上了于刚的车,并被带到于刚在郊区自己的房子居住。刚子的小平房实在太破旧了,李琼担心小茜住不下去,可为了不让家里找到他们只得居住在这,这可急坏了孙家的人。就在躲在小平房的日子,李琼接到公司的解聘通知,孙茜猜测到是大姐夫所为,她不会和妈妈屈服的,等自己康复之后就要和李琼结婚,感动的他落了好几次泪,对小茜的照顾更加周到细心,简陋的小房子满是温馨。孙菲看到赵启龙经常带着妹妹孙芸出席宴会很是羡慕,质问起丈夫郑奇,她多希望自己也可以陪着他出席正规场合。孙菲拿出自己研究着的心理学,听着郑奇为自己讲述刺猬效应。孙芸为了赵启龙的生意,在宴会上喝了很多酒,博得了大家的掌声。孙菲得知郑奇不带自己出席正规场合是因为嫌弃自己二,愤怒的掰起旧账,若不是救他自己也不会出车祸,两人在床上打了起来。

第3集

孙菲和郑奇打架,带着兰兰回了娘家,可妈妈却把自己往外赶,急忙赶来的郑奇在门外听到丈母娘训斥媳妇,开门进去认错,他答应明天带着孙菲出席饭局,孙菲立即表现出高兴。兰兰被姥姥留了下来,郑奇听了岳母的话感到无地自容,再三叮嘱孙菲明日注意言行。裴静希望可以从兰兰那套出点关于郑奇的事情,可是那孩子却守口如瓶。赵启龙心疼为了自己的合同喝醉的媳妇,但是没办法不去适应现在这风气。孙芸一直不想要孩子,赵启龙答应她不生,保证自己不会后悔,他想着等到老了就回去以前当兵的凌海生活。孙菲兴奋万分,熬夜为了明日的宴会做准备,可第二日郑奇却觉得她穿的并不得体,连孙妈妈也担心起来孙菲是否会在饭桌上犯二,打电话过去却已经关了机。郑奇找到的是纪委的老同学肖主任,孙菲按照郑奇的要求趁他不在的时候起身为那领导敬酒。孙菲误认为他是管理计划生育的,于是开始滔滔不绝,饭桌上的其他同事都在笑话她的二,她却没有任何察觉。郑奇不知道为何老肖那么欣赏孙菲和自己,在被孙菲叫到一边去才知道她又二了,郑奇觉得面子都丢没了。孙茜的腿好了,铁了心要和李琼结婚,两人齐心合力打造了属于他们的家。天越来越冷了,孙妈妈担心孙茜,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后悔,也为此一夜未睡。突然停电了,孙茜叫李琼进了自己的被窝,就这么相拥着一晚上,起来的时候两人的眉毛上都挂满了霜,鞋子也结了冰。发现李琼为自己暖了拖鞋,孙茜很是感动。孙茜不想告诉家里人自己要结婚的事,可李琼还是建议她给家里打电话,还为她买了新的电话。明天他要准备婚礼宴席了,还想了方法防止妈妈抢了孙茜。家里的锁该换了,可孙妈妈害怕小茜回来的时候进不来门,坚持不换,就这么会儿,错过了小茜打到家里的电话。家里的电话打不通,孙茜把电话打到了二姐那,孙芸虽然很惊讶,却还是很惦念这个妹妹,整段通话,孙茜满脸都是泪水。孙茜希望全家都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即使婚礼只准备了一桌,只有彼此为数不多的好友。孙茜没有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二姐,她希望二姐可以帮自己转告妈妈一下,因为心里想的就是妈妈的祝福。打电话给大姐时,孙茜给她讲述李琼为自己暖拖鞋的事,感动的孙菲是泪如雨下,发自内心的夸起了李琼,挂了电话就把这经典讲述给了自己的丈夫。

第4集

孙菲和孙芸赶到妈家去商劝,可是孙妈妈态度坚决,孙菲指责都是被妈妈惯的。孙妈妈不许女儿去参加小茜的婚礼,也不许她们给钱,否则她就不会再认她们,她就是想要这个孩子吃点苦好去理解了她做妈妈的一片心。孙芸不敢违背老妈的指令,孙菲建议偷偷的给小茜点钱,孙芸不信任她的嘴,她说出自己保守的之前被抢的秘密。孙芸回家和赵启龙商量要给小茜十万块彩礼,并说明要对老妈和大姐保守秘密。听着二姐说妈妈的命令,满脸泪水,她拒绝二姐的十万块,只一声谢谢便挂了电话。孙菲觉得不给妹妹钱实在不合适,可郑奇却要坚决听从老妈的指令。孙菲拿着生姜给郑奇抹脑袋,以便可以长出新的头发,却将他弄疼了。买菜回来的李琼看到在家哭泣的孙茜难过的样子,放下菜篮子就去找了孙菲。孙菲劝他不要在这时候惹到妈妈,还拿出三万块给李琼,没想到他却拒绝了,他保证自己会好好的对待小茜。于刚答应会去参加李琼的婚礼,可只能晚点的时候自己去,李琼是真害怕看到孙茜的眼泪。于刚婉转的对李琼提及孙茜身上那疤的问题,李琼说自己不知道,因为孙茜十分保守,不结婚不让碰,于刚分析说着孙茜没准有问题。李琼求于刚这个证婚人无论如何要逗得孙茜的笑容。整个婚礼只有一个嘉宾,那就是于刚,进了洞房的孙茜为妈妈替老公道歉,他发誓不会让孙茜失望。就在这时孙芸打来了电话,李琼告知此号码已结婚便挂了。赵启龙担心妈妈今晚上会难过,决定在岳母家楼下熬一宿,以防万一。孙茜正和李琼享受着甜蜜的幸福生活,此时的孙妈妈正站在老伴的照片前为小女儿祈祷。孙妈妈拒绝了两个女儿要陪伴自己的请求,也没给拼命敲门的郑奇开门,甚至也忽视了赵启龙一直停在楼下的车,就那么一个人站在黑夜的阳台。回到家郑奇不得不安慰心疼妹妹哭泣的孙菲,叫她好好休息。于刚回到家和媳妇念叨今日新娘的反应,他不理解为何娘家没人出席可孙茜却满心欢喜毫无悲伤,这加深了他对哥们那绿帽子的怀疑。可是,这新婚之夜,李琼未眠,他听到孙茜轻轻的啜泣。李琼妈妈走的早,他准备好了八大件要商量很久才叫茜茜带自己去拜访岳母。可是,敲了半天门,不见人来,对门刘婶出来打了招呼,孙茜想起自己拿了钥匙。可是,李琼试了几次,终发现孙妈妈把锁换了。

第5集

孙茜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摔了钥匙就走人,李琼隔门和妈妈交谈,他万分保证会对孙茜好,却换来岳母的呵斥,她连自己叫她妈妈的权利都不许,日后自己再也不叫她妈妈,改称丈母娘。李琼被深深的伤了骨头。刘婶为李琼把八大件拿进了孙妈妈的屋子,发现她换了钥匙,准备了六把钥匙,并未给李琼二人准备。孙妈妈查过李琼的家世,他妈死于癌症,他爸曾经被毙,刘婶看劝说无效起身就走。孙菲忍不住训斥妈妈对妹妹太狠心,还指责孙芸,气得孙芸差点和她吵架,气不过的孙菲起身就要走,还拿了妈妈特意绣的鞋垫给郑奇。孙芸本想劝妈妈,却不耐她提及生孩子的事,借机也走了。孙茜以为妈妈改过了所以派二姐来送钥匙,可是却发现这不过是姐姐们的小心思,伤了心的孙茜没见二姐。孙妈妈其实是惦念着小茜,要去配钥匙却差点晕倒,刘婶赶快去帮忙,并再次劝她给小茜打电话。夜晚朦胧中感觉到敲门声,孙妈妈立即起身去开门,以为是小茜回来了,可是却发现只是梦境。春暖花开了,小茜和李琼都开始工作了,可是他和丈母娘的关系一直都没有缓和,小茜也一直没回过家。每天都有孙茜在身边的李琼,感觉到莫大的欣慰。上班的天,小茜正和同事郝月说着自己结婚的事,就接到礼仪公司送来的鲜花,她不知这花是来自于谁。李琼违章,正好那执勤的人是周勇,于刚觉得这就是借机报复,他建议李琼阻断一切孙茜和周勇的联系,建议李琼加倍注意。心里放不住事情的于刚再次提及孙茜身上的伤疤一事,并解释说这是对伴侣的了解。可李琼觉得一切都抵不过信任,信任在一切都在,当听到李琼说自己并未好意思去关注孙茜身上是否有什么伤疤的时候,正在吃着泡面的于刚差点喷了出来。觉得于刚的话不无道理,李琼半夜给屋子换了崭新的灯泡,强烈的光将熟睡的孙茜扰醒,外加好奇心驱使下的李琼不断乱动的手,孙茜不得不强烈要求他关灯睡觉。可是心里有事的李琼就在那等待机会好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可几次试验都没有得逞,就这样折腾了一夜。李琼意识到刚子话里有话,感觉孙茜对自己越好越没底。李琼的红烧排骨让孙茜开始思念妈妈的拿手菜,她不知道此时妈妈也正在家里做了这菜,并拿着特意为自己配的钥匙,出了门。

第6集

孙茜见李琼写的那几个字后感觉他是在敷衍自己,她到单位后又收到礼仪公司送来的花,孙茜让人将花给扔了。李琼担心孙茜是否会爱他一生,对孙妈妈也十分担忧。孙妈妈不让李琼叫她,他让丈母娘上自己的车租车,可孙妈妈坚决不坐他的车。孙茜见刘师傅拿来送的饭后就扔掉,郝月拿出来后看到是红烧排骨,孙茜赶忙又抢过来。孙茜将她妈做的红烧排骨带回给李琼吃,她想给她妈打电话表示感谢,孙妈妈听刘师傅说孙茜将红烧排骨扔了之后很生气,她接到孙茜电话后说红烧排骨不是她做的,孙妈妈说完就生气地挂断了电话。孙启龙在家里给孙芸按摩,孙芸坐在沙发上玩着笔记本,她给她妈打电话想让她搬过来住,还想请保姆给她。孙妈妈没等孙芸说完就挂了电话,她想在她妈六十六大寿之前把她和孙茜的关系缓和。赵启龙想了一招后急忙去找孙妈妈,孙芸也去找孙茜说,两人的目的是想当母女关系缓和一下,在火车站母女两人抱头痛苦,两的关系缓和了,孙妈妈无奈地接受了李琼,李琼在丈母娘过寿时想好好表现一下,他和茜走遍大街小巷想买的蛋糕,终多次奔波才买到个的。李琼带着生日蛋糕次踏入丈母娘家里,赵启龙和孙芸也带着蛋糕过来,郑奇到后讲起他买的蛋糕是从上海运来的,结果李琼买的蛋糕还是小的。孙茜戴着李琼买的戒指在众人面前炫耀,说是李琼花五千花买的,孙芸看出那戒指有假,她想给李琼钱时被他拒绝。孙茜希望她妈对李琼能好一些,孙菲在保险公司干的挺好,郑奇清楚她是二,他说起孙菲每天晚上用姜在他头上憎的事情,那寓意着步步高升。

第7集

感觉到姐夫们对自己的无视,李琼闭了嘴。孙茜吃兰兰的醋,她希望妈妈可以对待自己的孩子如同兰兰,可是妈妈却和自己说起李琼的家世,不爱听的她起身就走了。孙茜跑到二姐面前希望她为李琼说说好话,孙芸为她讲述自己当初吓唬李琼的事。孙菲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吃饭,孙妈妈为孩子们分配了座位,虽然孙妈妈不想,却还是戴上了小女婿为自己准备的寿冠,并继姐夫之后祝丈母娘长生不老。赵启龙和郑奇分别为妈妈准备了礼物,只有李琼只能献出真心。饭桌上,各位女婿表了心,郑奇满嘴都是对妈妈的赞誉,李琼表态等妈妈老了定会为她接屎接尿,惹得气氛一下变得尴尬,终并未接受他的蛋糕。回去的路上孙茜责备李琼话说的不好,又叫李琼接受妈妈对自己的态度,因为这已经是个进步。裴静把女婿送的蛋糕给邻居们送去,实际上她也是心疼三女婿花费太多,刘婶点明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从丈母娘家拿回来的蛋糕,李琼和孙茜连续吃了三天,就此一提蛋糕就想吐。为了挣钱,李琼去找了个夜班服务生的工作,今晚上便可以上班,因为下班的时候没有公交车,他和经理请求晚上住在单位的沙发上。这一切他没有如实的和孙茜说,谎称自己出车到黑龙江送旅客了。李琼不在,孙茜回妈妈家住了一晚上。忙了一夜,李琼赶忙跑去接车,可还是迟到了。孙茜一大早就被妈妈叫起来,今天她休息,妈妈去了她的新房。可是那新房太寒碜,老太太气坏了,给孙茜拿自己的养老钱买房子,却未被接受。孙茜受不了妈妈的念叨,大声争执着,并拿着包走人了。恍惚间孙茜似乎看到了李琼的身影,过去看却不见任何人。孙妈妈给女儿打电话,可是有骨气的孙茜不喜欢妈妈对李琼的偏见,执意不回去。一个人在家,裴静反省自己改不掉的嘴硬毛病,做好菜准备给她送去,可家里却没人。孙茜决定回家住了,打电话给李琼发现他气喘吁吁,李琼说在陪人爬山,无聊的孙茜只好叫了郝月去逛街。

第8集

逛过街的孙茜和郝月在路边坐着聊着自己的幸福,等到回家的时候看到在家门口等了自己三个多小时的妈妈。孙茜不许妈妈这个时间还回家去,于是带着她进了家门。孙妈妈把不知道是谁送到家里的花丢给了孙茜,她虽然不满意李琼,但是她不许女儿丢人,她不许女儿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有瓜葛。可是,这花是周勇送来的,孙茜一直都没什么办法,一切的联系也和妈妈有关,整的自己也心烦。孙茜叫妈妈回家之后和周勇把事情说明白,不然自己就要亲自去打电话。李琼和兼职那的经理一起吃饭,他看到李琼钱包里面的孙茜的照片,不住的夸赞。李琼按照约定给孙茜打去电话,继续编织着自己的谎言,听闻丈母娘在自己家里住着,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经理觉得李琼和孙茜不配,但是了解了详情之后觉得李琼做的值。李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鼻孔流了很多的血,吓得乘客都不敢去乘坐他的车。再次接到花的孙茜给了速递员一百块钱并希望他帮自己转交一封信给周勇。孙妈妈真的打电话给周勇,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点明了自己的想法,可周勇依旧坚持,他以为一切都是李琼的注意,他要自己和孙茜谈。裴静看出周勇对小茜的情谊,可事情已经到这个分上,她不得不管。郝月得知那花是周勇送给孙茜的,想要为李琼打抱不平。孙茜一直就没有周勇的电话,郝月不许她和那个人联系,正这时周勇的电话打了进来。星期天他们高中同学聚会,周勇负责通知,话没说完郝月就把电话抢了过去,呵斥周勇不要打孙茜注意。周勇不知道孙茜是什么意思,孙茜觉得郝月说的太夸张了,两人决定去逛街。可是却遇见了周勇,孙茜借机打车跑掉了,留下那两个人在那侃。这是周勇次看见郝月,却是第二次被她评价为不要脸的大灰狼。孙茜意外的看到了李琼,发现了他在骗自己,打电话过去,他却依旧撒着慌。跟随着李琼到了咖啡厅,孙茜以为他是偷偷过来约会,出租车司机还在不断的添油加醋,却发现他是在这里打工,孙茜满满的都是眼泪,可为了李琼的面子她还是什么也没做。孙茜想办法今晚一定要让李琼回家,她不舍得他为了给自己买真的钻戒而过度劳累,她买通了那经理。手上的戒指是自己心里真真的钻戒。李琼不明所以的就被辞了职,经理以借钱的名义给他发了五千块钱,李琼带着孙茜去买钻戒,可孙茜想给妈妈买翡翠戒指,这辈子她只想要带那个假的。

第9集

李琼不知道这个戒指要以什么名义送给丈母娘,孙茜给大姐打电话,正好她们都在孙芸家,于是她也带着李琼赶了过去。小茜到的时候她们正在打麻将,孙菲想要把兰兰送去小茜那个少年宫跟着她学舞蹈,郑奇希望女儿学习京剧,小茜随口一提李琼工作的事,弄得他再次尴尬。赵启龙提议三个女婿一人来一个惊喜给老人家并且要做到保密,而孙菲也决定三姐妹一起给妈妈买花祝贺。赵启龙要把自己买了但是没穿过的鞋送给李琼,郑奇随口说出李琼的鞋码,还讲述了李琼为孙茜的捂鞋的事,没人注意到李琼渐变的脸色。出了门孙茜干嘛安慰李琼不要在意姐夫们,还鼓励他好好的做下去。孙芸追问赵启龙要给妈妈什么惊喜,可是他严格遵循着约定,说什么也不说,孙芸按习惯把这事记在了日记上。孙菲支走了孩子,可郑奇信誓旦旦,他确信自己不会丢脸。为了这个惊喜,李琼再次失眠,他不想要孙茜失望,更希望丈母娘能够对自己有好感。看到李琼一直在为惊喜的事为难,于刚说希望他能给丈母娘儿子的感觉。于刚再次提及孙茜那疤的事,李琼都给忘了。母亲节到了,孙菲想不出来出租车妹夫会准备出什么惊喜。郑奇准备了十万块要给妈妈拿去做个拉皮,年轻年轻,可妈妈转给了大女儿,她高兴;赵启龙为妈妈准备了一套精装修的新房子,可妈妈舍不得和老伴的老房子,她惊喜;李琼为妈妈在老年婚姻介绍所找了几个人的资料,看着李琼拿着的这个东西,裴静再次愤怒,赶他出去。孙茜和妈妈道歉,拿出之前准备的戒指,可妈妈并不接受。孙菲哄妈妈开心,表露出自己二的一面,妈妈虽然笑了,可孙茜还满是担忧。李琼和孙茜道歉,孙茜并未表现出生气,她希望他可以好好的陪陪自己,到了家却有点憋不住了。李琼多希望她打自己一巴掌出出气。孙芸觉得事实都坏在赵启龙身上,若不是他李琼也不会给妈妈准备惊喜,赵启龙告诉她说大姐夫回家取尚方宝剑去了,一切都不用惦记。

第10集

孙茜把气憋到了家,惩罚李琼洗衣服做家务,她也知道这惩罚太轻,但担心他心情不好开车出事,不得已。郑奇把兰兰送到了妈妈家楼下,进屋就露出心疼的眼泪,看到兰兰裴静的状态明显好转。为孩子做好了饭,依旧把老伴的椅子拿过来,对着他的座位聊着。兰兰学着姥姥的样子对姥爷说保佑姥姥身体健康。正这时刘婶过来说看到出车祸,那出租车司机很像李琼,裴静急忙跑去现场,听说被送到了二院,嘴里念念叨不许他的女婿出事急忙赶去。可是,护士说那人已经死了,裴静满是悲伤,正这时却见到人家的家属悲痛欲绝,心终于踏实了。李琼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觉得自己憋屈,可是孙茜的气还没消,只得放弃自己哄着媳妇。此时夜已经深了,孙妈妈一人来到李琼的车前,为他的车绑上红绳,她只希望他平安。李琼借机去车里拿东西从房里走了出来,在外面发起牢骚,自己确实是委屈。看到车上的红绳,李琼个反应就是媳妇,看着手上拿着的那为丈母娘准备的相亲对象张先生的照片,直叹息。李琼找到张先生告知丈母娘不同意,那人不断的表示自己的好,作为老龄华侨,想要和他相亲的人是诸多啊,很多都是二十几岁。可是这华侨知道为何那些年轻的小女孩要和自己结婚,可是他要的是老伴,不是老婆。他非李琼的丈母娘不娶,李琼看着他的心,提议他主动出击。裴静和刘婶在楼下健身聊天,误以为旁边那老头相中了自己,却不知那便是喜欢上裴静的张先生。因裴静之前根本没看李琼准备的照片,也就不知道张先生是谁。沮丧的张先生和李琼说出一个老太太插在中间,自己根本没机会和他丈母娘说话。李琼猜出来这是刘婶,并推测刘婶相中了他,可他受不了抢话的刘婶,黄昏恋他宁缺毋滥。他求得李琼告诉自己每日裴静都将自己出去买菜,便整日守候在她家楼下。刘婶和裴静一起去买菜,看到那老头真的来等候,裴静不想打扰就回去了,刘婶急忙回去换了衣服。可是她没想到那老头竟然求自己为他做媒,她白失眠一整夜了。猜到楼下那人一定还在,裴静一天一夜未下楼,从兰兰那得知那老头一直在楼下。等不到人的张先生给李琼打了电话,再次表了自己对裴静的态度,他非她不娶,要坚持不懈。李琼建议可以先从兰兰入手。

第11集

李琼和孙茜说明了自己和张先生的联系,他希望孙茜可以帮忙让俩人见一面,孙茜不许他再有任何联系。张先生真的去找了兰兰,并拿着巧克力讨好,听着兰兰讲述裴静和已逝先夫的感情,他沉默。孙茜在妈妈家楼下找到张先生,她为这位等待这妈妈的老先生讲述爸妈的感情。刚出生一年的孙茜就失去了爸爸,虽然不记得爸爸的容貌,可是二十几年来妈妈一直守护着爸爸的魂,她坚持自己的爱,剪不断,拆不散,替代不了。老头留下话说自己不到黄河心不死,于是拿了东西敲了裴静的门,正赶上她要吃饭。看着她准备这老伴的碗筷,真的死心的张先生,走了。母亲节过后李琼就再也没见过丈母娘,小茜就一直在中间和稀泥,调和着关系。看着裴静捡着垃圾,刘婶教导着孙女婷婷学会节俭。孙茜不许妈妈这么辛苦,气的妈妈给孙芸打电话要她来帮自己卖了这些东西。可是孙芸不舍得刚做的面膜,觉得妈妈这样很不划算。觉得谁也靠不住,裴静非得自己去雇车,孙茜打电话给李琼,使得他丢失

第12集

找到妈妈的孙茜不住嘴的为李琼说着好话,还得哄着妈妈开心,可妈妈还是生着气,无奈这下孙茜给妈妈讲述李琼连夜打工挣钱买翡翠戒指的事。刀子嘴豆腐心的孙妈妈却不想要他的艰辛奋斗的结果。李琼为丈母娘买了浴足盆,没有钥匙的他只得叫兰兰开门,并教她怎么用,还希望她待会为自己在丈母娘面前好好表现。孙茜和妈妈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周勇,他坚持送这母女回家,到了楼下并未上去。李琼看到这一幕,心里犯了疑,看起来还是对自己不亲。回到家的裴静听兰兰说李琼的鬼心眼,气的不理会他的心意。孙茜感觉到李琼心里似乎有什么心事,可他却什么也不说。这几天总是有莫名的电话打来,接起来却并不说话,孙茜和李琼说出之前有人送花给自己,她猜测是周勇,这电话她也猜测是他。听着孙茜说了今天遇见周勇的事,李琼立即散开了脸上的花,和老婆大人报出自己的进账。大舅要来看妈妈,孙茜叫李琼也赶过去。李琼答应十二点到,可是因为不懂英文,将一个老外拉错了地

第13集

看着孙菲拿回来的饭盒,猜测小茜一定把饭菜倒掉了,裴静气坏了。李琼准备接受孙茜的建议换份工作,于刚觉得有必要和他谈谈,可是关于小茜的话总是不敢说的太直白。于刚曾经借过李琼七万块钱,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还了这个债,李琼的婚房本是于刚的,他要就此抵债。李琼要开始学习英语了,孙茜百万分的支持,并制定了学习计划。为了让他安心的学习,孙茜决定分床睡,不过周六可以一起。看着以前连内衣都不洗的媳妇为自己干起家务,李琼决议奋发。周勇约见孙茜,孙茜有意带上郝月。于刚看到孙茜和周勇肩并肩进入茶楼,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给媳妇打电话。郝月觉得自己这样成了电灯泡,所以临阵脱逃,并不相信周勇是真的要找自己。接过周勇的电话受不了他讥讽自己,就赶了回来,还特意点了很多昂贵饮品。孙茜见郝月回来就走了,留下两个怪人继续交流。郝月却意外得知给孙茜送花的人,并不是周勇。心里憋着话的于刚连开车都没心思了,于是跑去老婆的菜市场

第14集

一听说是丈母娘的做的菜,李琼条件反射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他坚持称自己不饿,这辈子不混出个样子他决定不端那饭碗。孙茜怎么劝他也听不进去,见要下雨李琼只想孙茜赶快回家,可孙茜再次恶心。李琼怀疑她是有了,孙茜觉得不可能,于是带着那饭菜走了,她不知道其实李琼其实真的很馋。孙菲在积攒老公给自己的幸福,孙茜给姐姐打去电话问她怀孕会有什么反应,可就那么几分钟的通话她还是再次恶心。孙茜本来晚上要去给别人补课的,可大姐说兰兰马上要考试,于是晚上决定去姐姐家辅导兰兰的形体,需要补课的孩子暂时推迟两个小时。这次送到单位的蓝玫瑰,改了主,成了郝月的,孙茜笑话她。郑奇回家看到兰兰和小姨学习,于是决定让小茜每日教导兰兰,孙茜不接受她们给的工资,可姐夫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达成协议。郑奇夸赞小茜形体好,孙茜为姐姐打抱不平,兰兰站出来说出幼儿园的人都觉得爸爸是爷爷。就在他们讨论兰兰长的像谁的时候,孙茜不得不赶去给别

第15集

孙芸得知小茜怀孕,跑去看她。孙茜想象着自己日后的幸福日子,孙芸不得不打消她的积极性,她这样子,李琼真的没法好好学习,日子就只能苦着过了。赵启龙的秘书和他谈论孩子的问题,建议他借腹生子。赵启龙回去和孙芸商议,她直呼不行,她说过他要是有人了,她可以走。看打老婆大人生气了,赵启龙立马做道歉哄人状。孙茜怀孕了李琼还出去上课,孙妈妈不乐意了。孙茜感觉肚子疼,还以为是孕期反应,妈妈却发现她流血了,立马去了医院。孩子没了,孙茜很是心疼,她不知道怎么和李琼说。孙妈妈考虑到李琼要知道的话不但会耽误学习,还一定得上火,于是打算带孙茜回家去修养,李琼那边就只能先瞒着。孙茜像受了刺激,回了家就抱着个娃娃,李琼给她打来电话问她是否还恶心,她只能撒谎。看着小茜在自己的教导下撒了谎,裴静也很悲痛,尤其是看到挂了电话就伏头大哭的女儿。郑奇升为副局长了,好像还分了房子孙菲很高兴,时间给妈妈打电话,是小妹接的,之

第16集

裴静奋力护着怀里的钱,为此还挨了劫匪的毒打,幸好银行的保安出面维护。那包里面二十七万,她是要买房子的,到了警局她希望警察可以为自己保密。房子的名字,裴静写的是孙茜。李琼算是买了于刚的房子,房产也写了孙茜的名字,。听说孙茜怀孕了,于刚的反应竟然是问孩子是谁的,看着李琼丝毫没有怀疑,他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为了好好过日子,李琼拒绝了于刚要去吃饭的邀请。回到家把房产给了孙茜,以为她开始显怀了,却不知是她故意弄的棉。于刚觉得李琼是欠考虑,不然日后离了婚,这房子铁定是孙茜的。可是听了媳妇的分析,于刚觉得李琼很可能早就甘当“王八”。孙茜为了帮助老公好好学习英语,决定和他进行对话,可却发现他既然把昨天学过的饿东西忘了,气的孙茜发了脾气。被老婆赶出去的李琼不知道为何近孙茜的脾气就这么大,孙茜既然现在能这么做,日后就能永远把自己赶出门,他觉得自己似乎真的不是成才的料,可是外面太冷了,所以当孙茜叫应该

第17集

为了让女儿好好养身体,孙妈妈接好了足够长的电话线,她不明白这么放不下,为何小茜还不回去。殊不知,她是怕自己这样更分了李琼的心。其实孙妈妈还是担心李琼的,也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吃到饭,于是做好了饭菜打算给他送去。出门就遇到刘婶,听她打探李琼两口子的生活,从来不撒谎的裴静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昨天被孙茜好友郝月讽刺到的李琼此时正在认真的学着习,一边是不喜欢,一边是懒得和他说话,裴静把饭盒挂在了门上就回去了。回到家,孙茜刚醒,她惦念李琼,本来想打电话的,可妈妈却告诉她李琼正在认真学习,桌子上摆着方便面。孙茜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对的,她感谢妈妈为李琼做出的这一步。孙菲去参加宴会,结束的时候拿到赠送的雪糕,感觉真是新鲜,于是打出租车要给妈妈送去。司机夸赞她孝顺,于是她开始喋喋不休为其讲述典故。拿着快要化了的雪糕,孙菲急匆匆赶到妈妈家,却在进屋之后掉在了地上,很是遗憾。孙菲这次来其实是想带着妈妈去做

第18集

孙茜哭着追问这个躺在眼前的男人,她不知道怎么办,他留给自己的是一辈子的歉疚和伤痛。孙茜夺下来霍达要烧毁的照片,这是她能留给他的纪念。霍达饿了,孙茜亲自把为李琼准备的饭菜喂给了他。看着他满足的面容,自己也很欣慰。而此时,李琼却晕倒在地,勉强给于刚打去了电话。霍达次吃了这么多的饭,他妈妈很欣慰,孙茜答应明天再来看他,可他还是抓住了她的手,直到她再次保证。于刚接了电话,放弃车上的顾客就跑去了李琼家,看到他晕倒在地。孙茜换了新的电话卡,打电话到李琼手机却无人接听。回家看到妈妈送的饭盒,未关闭的房门,以及地上的手机,孙茜立即找到于刚。于刚本就对孙茜有不满,这会就对着她发起了脾气,他心疼这个兄弟。李琼是过度疲劳,严重营养不良导致的昏睡。霍达见过孙茜就应该出国治病,可是他决绝妈妈的提议,他只想离孙茜近点。于刚认真的和孙茜进行交谈,他了解李琼,李琼是逼不出来的,他希望孙茜要么放手,要么放弃。

第19集

想不通的李琼去找了周勇,周勇了解到因为自己李琼要和孙茜离婚,和他解释自己知道孙茜屁股上疤痕的事,是因为以前和孙妈妈聊天的时候知道她小的时候屁股挨打,去医院缝了针。他没想过自己的那么随口一说就使得孙茜变得不清不白。李琼发现自己误会了孙茜,找于刚两口子为自己分析。孙茜委屈极了,去找郝月诉苦,郝月相信她和周勇之间没什么。周勇去找孙茜,他是去给她赔罪的。孙茜假装不在,他只好和孙阿姨解释。知道李琼去交警大队找周勇,裴静变现不满,李琼许诺可以在任何场合为孙茜证明。事情虽然清楚了,可孙茜还是决议要和李琼离婚。周勇约见郝月,现在他们有男女朋友的发展方向。他希望郝月劝孙茜别离婚了,郝月要他说实话是否会在孙茜离婚之后再去找孙茜,可周勇现在更喜欢会撒娇的郝月。郝月劝孙茜去找李琼说清楚,可她决议离婚,不单单是因为这个事。孙茜再次去看望霍达,可他不知道怎么了,不说话也不吃饭,孙茜留了新换的电话号就回家去见

第20集

孙妈妈提醒女儿注意夫妻之间的关系,不要只顾着臭美。孙悦却表现的很自信,因为她特意在赵启龙身边安插了一个很丑的姓张的女秘书,,帮自己看着他。孙茜决定下个礼拜就去和李琼离婚,所以孙妈妈才会让女儿们为她找对象。于是孙芸打电话给赵启龙,是张秘书接的,赵启龙醉的很厉害,孙芸担心。孙妈妈提醒她趁能生孩子的时候,赶忙生一个。在回去的路上,赵启龙以为醒酒药是张秘书为自己买的,甚是感动,想想自己在家整天只能伺候老婆,赵启龙抱怨着。张秘书希望可以为他生个孩子。看着孩子们都很忙,孙妈妈决定去看看张贴的征婚广告,于是拿着手电去了公园。公园的管理员看到有人,于是过来劝告她别在黑夜出来,路不好,注意安全才好。李琼知道自己误会了她和周勇,但是他不能接受孙茜偷偷打掉自己孩子的事,所以离婚的事他也还是坚持。无处可去的他再次回了之前打工的咖啡店,以为之前的钱是经理借的,他要义务去还钱,得知那钱是孙茜拿的,他转身就跑。

第21集

孙妈妈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女婿。李琼责备于刚现在才把事情告诉自己,迅速搭上他的车去找孙茜。李琼甚至觉得问题就出在于刚身上,他们两个人就这李琼夫妻是否般配一事小吵起来,李琼把孙茜一顿夸赞。孙茜不在他们的家,李琼敲响孙家的门也无人回应,找到郝月,没得到好的脸色,大姐夫也说爱莫能助。无奈只有敲了孙芸的家门,一直以为二姐是理解自己的,可她却不帮任何忙。找了一圈去了孙菲那,挨了一巴掌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没人知道孙茜现在正在陪伴霍达,看着护士为他打氧气,听着霍妈妈讲述怀孕时期遭的罪,霍达的命,真是苦。出生没多久爸爸就抛弃了她们娘俩走掉了,自小他有体弱多病,好歹他聪明,考上了哈弗。作为倾听者的孙茜,满脸泪痕。孙妈妈告诉孙菲,不用她和孙芸再为小茜找对象了,杨教授的事她暂时对孙菲保密。走出门,看到跪在面前的李琼,听着他诚恳的认错,孙妈妈如实说出自己为小茜物色好对象的事。没管李琼,孙妈妈赶忙出门取

第22集

杨飞鸿认了大自己一岁的孙芸做姐姐。感情危机解除了,英语不学了,继续当司机的李琼和孙茜一起照料霍达,他的情况也逐渐好转。霍妈妈感激李琼,想给点钱做回报,李琼心里知道孙茜就该是她的儿媳,看出他表现的豁达,霍妈妈感动。霍达也是感激的,他要把自己的骨灰撒在这片土地,并且会把眼角膜捐献,只要那个受体可以每年都代替自己看看李琼和孙茜,他向妈妈道歉,连死他也为了爱情。得到妈妈的谅解,霍达欣慰。快过年了,李琼在家准备着,霍达没吃饭,孙茜感觉到他害怕过年。李琼赶忙准备了饺子,年夜饭他希望孙茜和霍达一起过,这或许是霍达一个春节了,虽然他知道这是他俩的个年。烟花漫天,霍达看着孙茜喂自己饺子,满脸泪水。拿着孙茜的电话给李琼打了过去,他知道李琼并不是在值夜班。一句“新年好”,外加一句“谢谢”,霍达哭了。这个年,孙茜和李琼都没有喊出对彼此亲昵的称呼,可霍达还是在孙茜的怀里彻底的低下了头,烟花很漂亮,霍

第23集

赵启龙回来的时候孙芸还未归,给她打去了电话,孙芸急忙买了单要回家去,杨飞鸿坚持自己回研究所。回到家的孙芸并未让赵启龙为自己洗脚,而是时间把今天和杨飞鸿的美好记在了日记上。孙茜意外的发现大姐夫有了外遇,在他进家门之前截住了他。郑奇很紧张,孙茜实在气不过这个没良心的人。看着三妹要在孙菲面前揭发自己,郑奇警告若事情爆发,无非就是离婚,他不想让兰兰缺爹少妈,更不想媳妇再次受刺激,他保证再也不犯错误。孙茜无语,大姐、妈妈、兰兰,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受伤。可是,他真的能改吗?孙茜疑虑。兰兰好不容易等到爸爸回来,立即给他念着自己的作文“我的爸爸”。听着女儿越来越哽咽的声音,郑奇流泪了,签了字,郑奇答应不会像孩子梦里一样离开。兰兰坚持要按老师要求的为爸爸洗脚,兰兰发现爸爸穿错了袜子,那个颜色,妈妈没有。郑奇交代兰兰不要和妈妈说这件事,还给了她零花钱,、就那么抱着孩子直到她说困了。虽然兰兰说不告诉妈妈爸

第24集

不明所以的孙妈妈指责孙茜扔了自己几万块钱的药;孙芸悔不当初,却不敢和赵启龙坦白,她内疚。知道事情真相的裴静,语塞。孙茜再次怀孕,孙妈妈表示不会为她带孩子。转眼,孙茜生了个男孩,叫李强,孙妈妈不住脚的往她家跑,就是对李琼依旧没有笑脸。看着她们的破房子,孙妈妈忍不住又唠叨起来,于是拿出了她早前为孙茜买的房子,孙茜觉得这事不好,无论对待谁她只希望妈妈一碗水端平。李琼买了奶粉回来,是国产名牌,孙妈妈看不过去,再次指责,还点出这房子的问题。可女儿认准的事,她只好叹气。孙妈妈嫌屋子闷,李琼买了电风扇回来,却挨了骂,不得已去退货,并买点纱网,可人家没质量问题并不退。就在去买纱网的路上,于刚过来送鸡蛋,李琼顺手把风扇送给了于刚。孙妈妈对这边的环境是越来越不满意,直接喝井水,牙膏用,诸多事,这个地方在她眼里越来越不像家了。李琼买的王八给小茜下奶,裴静听差了以为在骂她,为了各自的孩子,他们都在忍耐。

第25集

孩子满月了,孙茜回到妈妈家。孙妈妈买了很多的菜,孙茜特意告诉妈妈为李琼准备一个他喜欢的黄焖鸡块,趁妈妈不注意,偷走了房产证和李琼的字据,于是赶忙走了,她要卖了新房子,旧房子她准备改成李琼。李琼好久未来过丈母娘家了,这次丈母娘坚持在家里摆满月,他带了许多水果前来。看着他一点没有想叫妈妈的意思,裴静还是没板住自己的脸,未搭理。于刚打电话来说车坏了,李琼立即赶了过去。儿子的满月酒,李琼是和于刚一起喝的,因为他记着这辈子他也不端孙家的饭碗,于刚的车,是故意“坏”的。李琼越喝越高兴,高声大唱着,以至于没听到孙茜的电话,直到于刚察觉。电话是于刚接的,谎称李琼正在开车,李琼憋不住喊着自己正在喝酒,一辈子也不端丈母娘家饭碗的话也吐露出来,孙茜憋不住气,骂他混。醉酒在家的李琼满脑袋都是儿子,孙茜更来气了。辛辛苦苦准备一上午的孙妈妈气不过李琼的表现,生生的把孩子推给孙茜把她赶出来,饭也一口没吃。李琼借着

第26集

李琼受不了丈母娘错解自己的好意,扔下筷子就走了,他不知道丈母娘饭桌的菜本来是给他做的。处置不好和丈母娘的关系,李琼只好给孙茜打电话,而她又只好再次当个和事老。可妈妈并不相信她的话,无奈只好从李琼处下手。孩子大了,柴静不得不随时调节两个外孙的战争,可好胜心驱使,李强要不到东西就咬了兰兰一口。兰兰指出这东西要几千块,小姨夫是不会为弟弟买的,气的李强大声哭泣。柴静无奈只好叫小强长大后好好挣钱,开出租的臭爸爸买不起,正这时李琼站在门外听见这些话,愤怒的敲开丈母娘的门,战争再次开始,李琼强行带走了孩子。柴静生气,兰兰只好哄她,可却遭到指责,责备她在弟弟面前显摆。李琼生气孩子要别人的东西,气的不住手的打他的屁股,任凭孩子怎么哭也不停下自己的手,直到孩子说不要了。其实他是希望孩子以后比自己过得好,有出息。虽然生气可李琼还是为孩子买了兰兰的那款学习机。见孩子又拿它玩,李琼再次伸出了手。而此时,想念强

第27集

那碗是在李琼收拾厨房的时候不小心碰掉在垃圾桶并扔掉的,裴静赶忙跑去找,可正好清洁工把垃圾收走,她只能跑去找寻,看到那碗的那刻,她的心都安稳了。孙茜回来了,在家看着小强学习。李强偷懒要去拉屎,可自己家的厕所太不好了,孙茜只能希望儿子励志挣钱,却闻听孩子长大要开出租。郑齐一直没断了和小叶的关系,又不敢张扬,只好在公园溜达,小叶希望他为自己买房子。孙茜带着强强去看妈妈,叮嘱他不要把能刺激李琼的话说出来。正这时,孙茜和李强一起看到了大姐夫,于是给大姐打了电话。孩子送到妈妈家,孙茜就去敲响了大姐的门。看着大姐满足现状,孙茜和她摊牌,可孙菲表现的满不在乎。她相信郑齐坐怀不乱。孙茜觉得大姐太二了,孙菲觉得这是李琼在捣鬼,气的孙茜愤然离去。虽然孙菲在妹妹面前表现的狠淡然,但等到郑齐回来的时候还是进行了盘问,郑齐很自然的撒了谎,博得了信任。孙菲觉得自己的判断还是不错的,甚至还拿出自己近新学的技术,

第28集

赵启龙把公司作为抵押给了大徐,他信得过自己的恩人,孙芸不得不给他提个醒。孙茜得知卧底看到郑奇搂着那个女人进了小区,立即给大姐打电话以为她找客户的带她去了小叶的小区。孙菲以为妹妹真的为自己拉个大客户,以保险公司送礼品的名义去敲了门,可是当看到床上的郑奇时,孙菲炸了。郑奇跑了,小叶躲在房间锁了门,追出去的孙菲气急了晕倒在地,醒来的时候跑去郑奇单位门口大闹。认识到错误的郑奇希望兰兰帮自己劝解孙菲,他不希望兰兰缺爹少妈,可孙菲依然把他关在门外,任凭他敲门呼喊。孙茜后悔叫大姐去抓奸,孙菲觉得她的幸福破没了。孙茜想起妈妈生日时候郑奇签署的协议,那上面保证说若是他对不起孙菲,那么财产都要留给孙菲。他们还是要将财产转移,终决定转移到孙芸名下,因为他的实力比较大。于是,孙菲立了字据,孙茜是中间人。知晓一切的郑奇,对孙菲的印象一下从“二”转移到“恶毒”,而小叶也在这个时候结束了和他的关系。不久之后郑

第29集

孙芸就剩下三千块了,回想过去,只能满含泪水、等到孙茜醒来的时候,只见到二姐写了满满几页的“正”,她用了一晚上看了自己以前写的日记,满满的都是超越这钱财的好,她不能在这时候离开他。孙妈妈对这些变动都毫不知情,只想到他们好久没来看望自己。孙芸和妈妈撒谎称自己要和启龙一起去香港一段时间,听着妈妈对自己的叮嘱,孙芸坚持要为妈妈洗脚。看着孙芸满脸泪水的样子,甚至还要和自己一张床睡觉,孙妈妈有所察觉。接到孙芸打来的电话时,孙菲还在抱着那积攒幸福的瓶子睡觉,只听到她说对不起并叮嘱自己保重,她一头雾水,随即迎来孙茜的突然到来和哭泣。听着小茜诉说这一切,孙菲愣住了,她也一无所有了。精神恍惚的孙菲在走出家门的那一霎那,不小心摔了装有“幸福”的大瓷瓶。孙茜不得已带着精神恍惚的大姐回到妈妈家,知道一切的孙妈妈随即晕倒在地,生命没危险的它,瘫痪了。李琼作为顶梁柱给小茜带去了安慰。正在张贴寻人启事的

第30集

为了防止妈妈再趁自己不注意做傻事,李琼和孙茜把屋子里面的危险品都拿了出来,包括为爸爸摆好的碗筷。李琼怕刺激了丈母娘的脆弱神经,小心翼翼,可是丈母娘依旧不吃不喝,他没任何办法。孙菲一直在精神病院,如旧在那回味着自己的幸福,而孙芸也依然在外面张贴寻人启事,寻找自己的丈夫。自己解决不了丈母娘,李琼只好叫强强去,强强手拿着饭碗在那跪着,孙妈妈看不了孩子受罪的样子,在看到老伴的碗筷之后,终于吃了饭。刘婶来看望自己的老妹子,刚强的裴静终于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哭的人们心都碎了。还是没找到赵启龙,孙芸给妹妹打去电话,小茜希望姐姐回来家里面,可孙芸坚持有赵启龙的地方才是家。孙茜提醒姐姐去姐夫念叨的地方,于是孙芸找到赵启龙当兵的地方,她要在这个雕塑这等待一辈子。兰兰在小姨的带领下去看望妈妈,可是妈妈却不认识她,还满嘴胡话。李琼看着墙上的全家福,想着她一直未曾和自己家照过相,外加钥匙的事,李琼心里不是

第31集

李琼正在为丈母娘换疖子,楼下孙茜坐在出租车里呼唤自己,她的脚受伤了,被李琼接回来之后孙茜发现妈妈又拉床上了,立马过去处理,嘴里还伴随这抱怨,她知道妈妈就是故意折腾的。李琼不许她训斥丈母娘,一切他都懂,包括小茜对自己的心疼,可是他不能让丈母娘上火。听着女婿教育小茜,裴静一个人呢在屋里流着泪,小茜也听了李琼的话来为刚刚的斥责道歉,妈妈在家才在。裴静好像和老女婿说声谢谢,可是她说不出话,她希望抱抱他,可是她伸不出手。孙茜看到在路边摆摊的郑奇,他不敢去看孩子,更不敢看妈妈和媳妇,孙茜答应会在家里等着他的到来。孙茜回家的时候看到李琼带着孩子哄丈母娘的开心,可妈妈却拽着兰兰的手哭。听到小姨说大姐夫的下落,兰兰要求立即去看爸爸,没想到在楼下就见到了他。郑奇怕丈母娘见了自己更生气,于是请求在门缝看看妈妈就好。此时李琼正在唱歌哄着丈母娘,这个时候孙妈妈的脑海里,都是和老女婿的点点滴滴回忆。郑奇在精

第32集

李琼希望张先生不要在丈母娘这个时候去看望他,砸碎了美好的印象,可是他还是坚持,并保证在门口看一眼就好。李琼勉强把他扶到家门口,张先生希望可以裴静的期能送她一程,若是联系不上,那么他就可能比她先走了。李琼现在很满足,丈母娘现在不哭就相当于笑了。李强为李琼读他的作文“他的理想”,作文里面李强希望做爸爸这样的人,他觉得爸爸好,并且还想以后开出租,李琼生气,打在孩子身上,惹怒了丈母娘。李琼不生气,因为他把这理解为丈母娘对自己的认同。郑奇再次看望孙菲,听她讲述自己的幸福,为她捋顺记忆。她的记忆里,一家人从来没分开过,兰兰希望爸爸带妈妈回家,孙茜提供她之前的那套平房。有那么一个人,会在孙芸收摊回家之后守护在她的房外,直至天亮。郑奇重新买了一个大瓷瓶,代替孙菲脑海里那个幸福,看到它的那一刻高兴极了,孙菲的一切的记忆,都回来了。郑奇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她哭了。有流氓看上孙芸了,甚至连婚房都

剖宫产术后的护理
剖宫产术后的护理措施
剖宫产术后腹胀不排气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