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尸档案 第七十一章 清理门户

2019/10/12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走尸档案 第七十一章 清理门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和唐琳琳没有初那么淡定了。孙邈在一边儿急的团团转,道:“你们不是说要变身什么的吗

走尸档案 第七十一章 清理门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和唐琳琳没有初那么淡定了。孙邈在一边儿急的团团转,道:“你们不是说要变身什么的吗?不是说很快就能出去吗?都四十多分钟了,都可以把人开膛破肚再缝起来了,我说……你们到底靠不靠谱啊。”我道;“难不成你靠谱吗?”这会儿我心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哪有功夫跟他贫,忍不住踮起脚要看外面的情况,但这气孔开的有些高,我同样是踮着脚也看不到,唐琳琳扎了个马步,说:“来,踩我肩膀上上去。”我太信任她了,顺着她大腿一踩,第二步就踩到了她肩膀上,但这女人不靠谱,我以为她是个女超人,结果刚踩上去,就直接下盘不稳,连带着我一起往后一倒,摔了个狗吃屎。“我操,下次别乱出主意。”唐琳琳缩着脖子道:“我忘了,今天来大姨妈,失血过多,浑身没劲儿。”孙邈撇了撇嘴,道:“借口,还是我来吧。”说完扎了个马步,示意我上去,他还是比较稳当的,这次我立马就站上去了。顺着通气口往外看,只见外面的过道里灯光昏暗,一个人影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孙邈在下面问道:“兄弟,外面什么情况。”我道:“没见有人。”刚说完,那过道光暗交界的地方,就有个人影冒了出来。我一看,不就是谭刃吗?不过他没有变成紫毛,依旧是刚才离开时的模样,不同的,是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如同吃了苍蝇似的。与此同时,在谭刃身后两侧,还各跟了一个人。那两人就刚才押送他出去的人,之前还非常不客气,现在却不近不远的跟在谭刃身后,没有一点儿看押的意思。很快,谭刃和那二人到了我们门口的位置,紧接着谭刃指了指大门,那两人中的其中一个摸出了钥匙开门,我立刻从孙邈身上跳了下来,脚步落地的瞬间,门被打开了。我和谭刃四目相望,我知道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于是道:“老板,怎么回事?”谭刃沉着脸,道:“出去再说。”“出去?”孙邈提高了音量,道:“咱们可以出去了?”说着,他微微探着脖子往外看,道:“那个流浪汉呢?”谭刃闻言皱着眉,一副非常不耐烦的模样,转身就往楼梯口的位置走,而那两个看押的人,竟然也没有阻止。我和唐琳琳对视一眼,各自拽住了孙邈的左右手,将这还在找流浪汉的小子拖着带了出去。很快,我们从那个刷着绿漆的大铁门里走了出来

,回到了那个装着声控灯的楼道里。昏黄的灯光,在狭窄的楼道中,将人的影子拉的很长。谭刃沉默的在前面走着,孙邈也明白了不对劲,一声不吭的跟着。只是这小子确实心肠挺好,时不时的回头,似乎在担心那个流浪汉。很快,我们走出了居民楼,而之前卡在下水口的车,不知何时,已经被规规矩矩的停在了路边。车子的车窗破破烂烂的,里面的座椅上全是碎玻璃渣子,谭刃示意唐琳琳把里面的玻璃渣子清理一下。要搁在平时,这懒货肯定要借口腰酸背痛腿抽筋不干活的,估计是看出谭刃现在很不爽,所以唐琳琳这次规规矩矩的搞玻璃渣子去了。谭刃又对我道:“去驾驶位,你开车。”说完,他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向孙邈伸手要烟。我很诧异,因为谭刃和周玄业都是不抽烟的,道门出身的人,都很讲究养生之道。孙邈把烟递给了谭刃,给我使了个眼色,很明显也是疑惑不解。谭刃点燃烟,坐在副驾驶位上一口一口的抽着。我看了看那个楼道口,灯已经灭了,没人追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帮人怎么无缘无故把我们给放了?谭刃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想了想,我道:“老板,那个流浪汉,咱们不管了?”谭刃夹着烟的手指顿了一下,紧接着道;“不管了。”孙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他掏出了,似乎想给谁打,但没有拨出去,而是低头思索,不知琢磨什么东西。谭刃瞧见了他的动作,不咸不淡的说道:“把放下。”孙邈回过神,道;“为什么?我正在想该找哪个帮手。”看样子这小子后台确实很硬,不仅不担心惹麻烦,反而在想这个。我一时间又是佩服又是汗颜,侠义心肠大部分人都有,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后台,能随随便便出手相助的。谭刃吐了口烟雾,冷冷道;“你打算找什么帮手?”孙邈听出他的话不对味儿,反应也很快,神色几度变幻后,突然道:“不对劲。谭刃,你是不是和人贩子认识?”这话让我心头一跳,差点儿把车开歪了。事实上,我此刻也正在怀疑。如果只是普通的人贩子,谭刃怎么会如此反常。谭龟毛可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能对他造成影响的人可不多。不等谭刃开口,孙邈便继续道:“否则,他们为什么突然放了我们?被人撞破犯罪窝点,不杀人灭口,反而规规矩矩的把我们给放了。没错,肯定是这样,那人贩子和你是认识的!”谭刃的嘴角突然勾了一笑,似乎在笑,但却让人感觉不出一丝笑意。他此刻的状态很古怪,孙邈被他笑的发毛,神情顿时警惕起来,跟炸了毛的猫一样,道:“你笑什么!”谭刃不咸不淡的说道:“我认识,或者不认识,跟你有关吗?”孙邈显然明白了什么,他放下,道:“看来我猜对了。你让我放下,不打算让我找帮手,怎么?你要袒护那帮人贩子?”谭刃只说了一句话:“你有没有听说过‘难得糊涂’四个字?”孙邈哼了一声,道:“让我装糊涂?也行,那你总得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吧?”唐琳琳跟着说了句:“是啊,那帮人怎么会突然放了咱们?不怕咱们报警吗?”谭刃只说了三个字,他道:“周玄业。”我猛地踩了一脚刹车,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孙邈并不知道我在事务所的事儿,他道:“周玄业是谁?”唐琳琳捂着嘴,瞪大眼,显然也猜到了原因,道:“我的妈呀,难道……不是贩卖器官……是……”她没有把话说完,但起伏的胸口,证明了她此刻的心情有多激烈。我知道周玄业在暗地里炼尸,一直以来就很好奇他是如何弄到尸源的,这一点,便是连谭刃也不清楚。不知该说是命运的安排,还是这个深圳太小,我们竟然在这个夜晚,撞破了周玄业尸源的来源。谭刃吐着烟雾,道:“我本来想去看看这个人贩子组织有多少人,没想到会见到他。”唐琳琳道:“他……经常晚上出去吗?”谭刃道:“偶尔。”唐琳琳道:“你就没有阻止过他?”谭刃看向唐琳琳,不冷不热的问道:“我有什么立场阻止?”如果谭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或许他会去阻止周玄业。但他不是人,他是尸王,是炼尸人炼出来的尸王。尸体和炼尸人之间,说的好听点,他和周玄业是师兄弟,说的难听点儿……我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以为,他是用什么办法搞到死尸,但是……他居然抓活人!”近期就已经失踪了二十多个流浪汉,那么以前呢?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他为了炼尸,究竟害了多少人?孙邈怒道:“你们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不是贩卖器官,那是干什么?这年头,贩卖妇女儿童多的是,贩卖一帮流浪汉能干什么?”唐琳琳瞪了孙邈一眼,让他别问了,紧接着对我说:“开车吧,回宅子,今晚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我狠狠踹了一脚车子,发泄了两下,无奈的踩了油门。车里很安静,除了孙邈的怒骂身以外,我们三人都沉默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谭刃估计是被刺激到了,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回到宅子里后,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压根儿睡不着。我想起了谭刃之前的话,便道:“你之前说过,他如果只害唐毅一个人,你是不会管的。但是现在,他不知道对多少人下手了,你也不管吗?”谭刃道:“这次,不能不管。”我稍微松了口气,问道:“那你打算怎么管?”谭刃道:“真要制住他,办法很多,只是以前,毕竟是自己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他做的事情,祖师爷也不会容许。这件事情,不需要外人插手,我们会清理门户的。”清理门户。这四个字的严重性我是知道的。对于这种门派传承出身的人来说,这四个字就和父母把子女亲自送去枪毙的意义差不多。这个答案,既让人松了口气,又让人无法高兴起来。半年以前,周玄业是我过命的兄弟,而现在,却走到了清理门户这一步,只能说世事无常。

...

临沂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西安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大庆整形美容费用
临沂治疗妇科方法
西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