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七十章 你在最恰当的时候救了我

2020/01/16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七十章 你在最恰当的时候救了我“唔……”云沫苏醒来时,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疼。睁开眼,云沫苏还没弄清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七十章 你在最恰当的时候救了我

“唔……”

云沫苏醒来时,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疼。

睁开眼,云沫苏还没弄清楚现在的情况,眼角一抹浅金色将她的视线夺去。

稍稍偏头,云沫苏就看到了那个趴在床边睡着的身影。

那张白皙俊朗的脸在沉睡后,多了一分宁静安然的美好,干净澄澈,令人向往。

只是不知为何,这张原本该无忧无虑的脸上,眉头深锁。

东耀……泽。

他怎么在这里?

云沫苏怔了怔,脑海画面不断回溯,终于想起密道内发生的惨烈打斗——

她力竭之际被双枪男人逮住,想要羞辱她,于是她打算启动禁术跟对方同归于尽!

就在这时候,东耀泽及时到来,救了她!

所以说,这中二病一直守在自己边上,没有离开?

云沫苏脑海中闪过这一念头,她原本平静的心脏忽然一跳,被子下的手稍稍攥紧。

然而就在此刻,无法遏制的,她想起那晚在街上看到的璧人如画。

一瞬间,身体冰凉,脑海中多余的念头如潮水般尽数褪去。

云沫苏的眼神恢复平静。

“沫苏……”

就在这时,东耀泽沙哑的声音响起。

云沫苏吓了一跳,下意识朝床边看去,只见东耀泽紧闭双眼,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眉头也皱的更紧,额上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像是在做什么噩梦!

“沫苏……不要有事……我会救你的……”

东耀泽的梦还在继续,他的声音无端多了一丝哭腔,带着无助,带着心疼,他喃喃:“这次,我不会再来晚了。”

最后一句话说出,云沫苏当场愣住。

下意识的,云沫苏轻轻抬手,放到了东耀泽紧皱的眉间,轻轻抚平。

随着云沫苏的动作,东耀泽痛苦的表情慢慢放松,似乎脱离了噩梦场景。

看到东耀泽逐渐柔和的面部线条,云沫苏的眼神也柔和些许。

收回了手,云沫苏轻声开口:“东耀泽,你没有来晚。”

你在最恰当的时候救了我。

所以,不要因此而自责。

更不要把这些痛苦,带入梦中折磨自己。

怔怔看了东耀泽的睡颜许久,云沫苏才回过神,一扫房间环境,便知东耀泽是带她回了自己家里,这是她居住的东厢房。

“看天色我应该睡了一整天了,也不知我昏迷的期间,光明联盟有没有把人贩子的事情解决……不过此事牵扯到主教,想必中间会突生许多波折吧?”

云沫苏心中思忖着,想要下床倒水,小心起身,避免吵到东耀泽。

只是她才刚刚坐起,趴在床边的东耀泽像是被惊动了一般,忽然睁开眼,继而用一双迷糊的眼看向云沫苏。

那因为疲累而布满血丝的眼睛,带着无辜带着茫然,就像是一只纯洁无害的小兔子,惹人喜爱。

只是很快,东耀泽的眼里被惊喜覆盖,“沫苏!你醒了?”

说着,东耀泽下意识抓住了云沫苏的手,他颤抖着声音反复问道:“这不是梦吧?我没有做梦吧?我这不是在做……啊!”

话还没说完,东耀泽忽然惨叫一声,随即低头朝他握着云沫苏的手看去,疑惑不解道:“沫苏,你掐我做什么?”

“告诉你这不是梦啊。”云沫苏眨了眨眼,哑着声音开口,带着一丝俏皮与玩笑。

东耀泽一听就明白云沫苏又在打趣他了,他俊脸一红,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然而那双抓着云沫苏的手,一直没有放开,反而悄悄握紧。

从手掌中传来云沫苏略微冰凉的体温,却给了东耀泽无与伦比的踏实感。

她没事。

她没事。

她没事!

天知道东耀泽这一刻是有多么想欢呼,激动开心到想要立刻跑到大街上大喊一声,哪怕所有人拿看智障的眼神看他,他都无所谓的那种开心!

谁也不会知道他将云沫苏从血泊中抱出来的时候有多么害怕,更不会知道当那小小的,轻盈的身体躺在他怀里气若游丝时他心里的惶恐失措!

直到医师反复告诉他,云沫苏已经脱离危险时,他都难以平静,无法入睡,只有陪在云沫苏身边,听到空气间少女轻柔的呼吸声时,才能让他安心些许,让连续三天没有睡觉的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头睡下。

再睁眼时,就看到他心心念念的人睁开了眼,那清透的琥珀色深深印刻在他的眼里,心上,让他心头的大石落地,再无担惊受怕。

也只有这个人。

也只有她。

会让自己如此安心了。

东耀泽心中感激着命运,能让他们相遇,感激到不知不觉中红了眼眶。

而东耀泽这一系列的变化,都被云沫苏看在眼里。

聪明如云沫苏,哪会不明白东耀泽脸上明显的情绪波动?

看到这一幕,云沫苏原本冷淡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的动摇,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候,一直发呆的东耀泽终于回神,他想到了什么,连忙放开云沫苏的手,转身朝外面走去,他嘴里念叨:“差点忘了沫苏你刚醒,要喝点水吃点东西才行!你身受重伤还没痊愈,得好好补补……”

看着东耀泽不知是真的去帮她准备晚饭,还是因为害羞而慌张跑走的背影,云沫苏忍不住笑了笑,重新躺回床上休息。

然而,这一小小的动作,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云沫苏脸色一白。

“嘶……那家伙下手还真是重啊!”

云沫苏眼底闪过一丝阴沉,“可惜我现在这模样,一时半会也别想找他报仇了!不过……待我伤好后,此事绝不会轻易结束!我要亲手将我当日受的苦,十倍百倍的还回去!我要活剐了那个渣滓!”

话音落下,云沫苏身上爆发出一阵浓烈杀气!

半个时辰后。

东耀泽端来一盘又一盘的菜肴放到云沫苏房间内的桌上,继而扶着云沫苏下床坐到桌边,为她添饭夹菜。

看着东耀泽这副恨不得事事为自己服务的样子,云沫苏哭笑不得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之前我伤的有些惨,但也不至于无法动作,别把我当不能自理的瘫痪来伺候啊。”

“有些惨?有些?!”

谁料,云沫苏话音刚落,就看到东耀泽表情变了,平时温和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他语气有些激烈道:“沫苏!昨晚你差点死在那家伙的手里救不回来啊!”

青岛盐业职工医院怎么样
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治儿童癫痫
兰州治疗男科方法
盐城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