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战略

2020/01/18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战略“我们虽在要增强苏州的实力,但真正主要目标并不是守住苏州,不是发展苏州,而是要打出去,扩张出去,然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战略

“我们虽在要增强苏州的实力,但真正主要目标并不是守住苏州,不是发展苏州,而是要打出去,扩张出去,然后占据‘荒州’或其它州。”吴空道。

苏颖馨还有细想,吴空又道:“荒州处隐藏着可以与‘永生仙都’相通的出入口口,这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损失苏州而夺得荒州,你们愿不愿?”

苏颖馨道:“当然是愿意的。”

相比起隐住永生仙都的入口,并维持这出入口与外界相通又不被人知道,就算苏州比荒州好一点,以苏州换掉荒州又何妨?

吴空道:“我曾听闻,地存人亡,人地皆失。地失人存,人地皆存。只要保住战力保住人马,那就算时失去了地盘,也可以重新夺回来。所以,我们守要的不是死死守住苏州,不是占住这里的资源占住这里的地盘,而是要磨练并强化麾下的永生王,然后趁机夺取荒州。哪怕失去苏州也无妨,只要夺得荒州,就足够了。”

玄素欣道:“话是这么说,但若被人发现我们是故意舍苏州而夺荒州,就会惹人起疑了。”

吴空道:“不然,荒州名字虽有荒字,但距离永生帝域的帝都比苏州还近,比这里的资源还多,只是拥有生命的宇宙毁灭了太多而已,但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完全可以重塑宇宙,大量创造。我们最初就想抽签得到荒州之类的地盘,只不过后来被人算计才抽取了苏州。”

苏颖馨也道:“荒州本来无名,只不过夺得那州地盘的州主,实力不济,不过投靠永生大帝而获取好处,想要低调才将其州命名为荒州。”

玄素欣道:“如此,我们如果舍了苏州而夺得荒州,就不会惹人起疑了。”

“没错。”吴空道:“要守住苏州全境,我们自己不能亲自动手,麾下的府主也不能动手,永生主不能参战,那就只能依靠永生王。那分散出去,祂们的战力就不足。如此,何不将所有永生王集合起来,凝作一股,猛然冲杀向附近的州府,夺了其它州?舍了苏州而夺附近的其它州,向荒州进发。”

众女眼睛一亮。

玄素欣道:“我们现在的实力,不足以一举夺下附近的某州全境。”

吴空道:“夺其核心之地即可。镇守周边,作为一个攻掠其它州府的支点。”

“但似乎还不大保险。”苏颖馨道:“我们麾下的永生王们的实力还是不足,如果能有个几百年时间发展……”

吴空哈哈一笑:“如此,我们就为将来布局好了。章州不是要打进来吗?如果我们不应战,损失了面子,被祂们侵夺了资源,那就很憋屈很可气。但是……那又如何?若是附近诸州皆以为我们好欺,一个个都来欺压,我们不断收缩防线,人马渐聚渐集,防御越来越强。如此,时间也拖足数百年,我们炼制的永生神器也够了。然后再一举暴发。趁着别人注意力在掠夺苏州资源之际,杀入附近的州境之中,然后闯过‘交州’的地盘,或闯过‘章州’,绕过‘歧州’,打入荒州之中。”

席如絮道:“我们炼制永生神器,别人怕是也炼制永生神器吧?”

“那就赌了,赌别人的永生神器不如我们,如此,我们就能夺下荒州。若是我们炼制的永生神器或购入的永生神器不如别人,那么,就算现在不收缩防线而与章州缠斗,也一样无益于以后夺取荒州。”吴空道。

众女沉默。

玄素欣道:“只是一味退缩也不好,浪费太大太多精力镇守苏州也不好,而且我们炼制永生器也需要材料,那倒不如……”

吴空呵呵一笑:“占据我们州中的要冲之地,占据价值最庞大的资源之地,然后让永生王们疯狂开挖那里的资源去出售,换取我们炼制永生神器的材料,接着炼制永生神器归来。。”

众女眼睛一亮:“只要炼制到足够的永生神器,赐下去,我们就大军开拔,杀出苏州。这苏州占之亦可,弃之亦可,之前占据的资源是否被人盗挖,就不太重要了。”

吴空道:“是极……祂们派人来盗挖我们苏州的资源,看起来是我们吃亏了,但如果事后我们占据了我们苏州和祂们的州呢?那么,就赚大了。而且,祂们的人马在我们苏州开挖非核心之地以外的资源,占足了便宜,然后祂们的州被我们所占。祂们的人在祂们的州中开挖核心之地的资源,看似不占我们的便宜,然后祂们的州被我们所占。前者我们得到的利益远胜于后者。所以,现在将苏州一些不太富庶的贫脊资源地让给祂们又如何?

“祂们舍不得开挖自身最珍贵的资源来而夺我们这里不是最珍贵的资源,这表面上看起来,是符合凡人国度的发展之道,留着自己的资源而开发别人的资源,但实际上……我们的状况跟凡人的完全不同。自己有多珍贵的资源就先挖多少,到时侯挖得差不多了大不了就换一个州就行了。我们重视的,是自身实力提升,是永生神器数量提升,是麾下永生王们的实力提升。只要这些提升,自身的地盘是否发展起来,就不太重要了。大不了将别人的地盘夺过来就是。”

玄素欣道:“凡人国度,自身资源耗尽,想与它国更换领土,困难,但对我们而言,似乎也不是很困难。”

吴空道:“所以,我这计策可行吧?”

众女齐齐点头。

吴空道:“哪怕之后我们占据不了祂们的州,只要先夺下荒州,也是好的。占了荒州再杀回来,就行。哪怕诸州占不住,只要麾下的永生王实力提升,远超其它州的永生王,那就足够了。兵强马壮,何愁地盘不大?”

玄素欣道:“另外,还有一件事需要注意——既然我们打算不守着这苏州了,那我们之前布设的传送阵,就不需太过注重了。”

吴空道:“不,继续打造大量的传送阵,尽可能布置到苏州各境当中。只不过,这些传送阵,随时可以收取起来,让永生主随身携带,这就足够了。”

玄素欣眼睛一亮,苏颖馨赞叹道:“好办法,我们表面上努力炼制传送阵到处放置,让祂们以为我们是收缩防线先守住核心地盘再作反击,不会起疑。实际上,打造出来的传送阵,都是便携式的,以后杀出苏州,就能将这些传送阵带走,我们落**州,就能将交州许多关隘都用传送阵通连,杀到荒州,就能在最短时间内把荒州的军防给建设起来,各种传送阵不用那时再炼制。”

玄素欣道:“但这传送阵不能我们亲自炼制,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在那永生神器上吧?”

吴空道:“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在永生神器上,但我们还必须分出部份精力去做另一件事。关于传送阵,就让永生仙都里面的‘仙都神侍’联手炼制,炼制框架,关键重要之处我们再稍稍动手即可。”

吴空所谓的另一件重要之事,当然是“开挖资源”。不能全部交给手下的永生王去开挖,那重要的资源,比如超浓郁的混沌液,可炼制永生神器的某些永生合金矿,永生晶矿等等,吴空甚至打算亲自动手。

“有些矿,大千宇宙之主们就能开挖,但有一些,必须半步永生境或永生王乃至永生主才能开挖,最重要的那些,我们亲自动手。”

计略既定,苏颖馨的化身亲自下令下去。

远方,苏颖馨的第二本体在永生盟会总部那里开着会议,附近章州的大军已经杀进了苏州之中。

章州集结全州之军,杀入苏州当中。

苏州的永生王大军们,迅速撤离,大群被发派到后方挖矿,少量在前方,变出大量的化身,引诱敌人。对方占据一片区域,则时不是作骚扰,干扰章州大军的进攻速度。

苏州太庞大了,就算完全不阻强敌,对方也需千年万年才有可能完全占住全境。只是,完全不干扰对方入侵,难免会让人起疑,所以就用少量的永生王和半步永生境及超脱境的修士,不是故布玄机,各种乱七八糟的传送阵啊,空间墙次元墙之类,拦阻对方的去路。

吴空等人的本体,则在苏州核心之地里面,开挖宝贵矿物,以炼某些永生神器,或拿去兑换资源。

章州之外的“风州”和“歧州”,没与苏州接壤,但却与章州接壤,得知章州的人杀入苏州而苏州几乎没什么抵抗,又是恼怒又是羡慕嫉妒恨。

“哼,女人掌权就是不行,娘们掌控的大军,果然是没勇气战力,将熊熊一窝啊……苏州的永生王州军,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弱,岂料,居然一触即溃?”

“也许祂们是想退开拉开战线,诱敌深入?”

“扯淡!!章州的军队都在苏州的境内建设城堡,横跨几万万亿光年之距,掌浩瀚地盘,在那里开采资源了。”

“章州之人,这可就占便宜大了,没想到苏州之军如此之废,那么多的资源之地,就让章州占了。”

“不过,章州的人也有些古怪,尽起州军杀入苏州,未直闯苏州核心之地,却在那里扎下根基稳步推进,这是何理?”

“的确古怪。全州之军杀出,这是不管章州了?如此疯狂,那为何进了苏州内又搞什么稳打稳扎?这太矛盾了。”

“也许……章州境内,有古怪?”

“也许只是空城计。哼,不管如何,章州大军杀入苏州,我等不起兵杀入章州夺好处,岂非浪费这大好机会?”

“那苏州,可能就等着我们杀入章州,而令章州不得不回防,然后祂们摆脱困境呢。”

“哼,那又如何?苏州现在离我们甚远,是死是活与我们无关,我们只是想要杀入章州,夺章州之地的资源呢……可惜啊,苏州之兵与章州之兵纠缠乱战,相互牵制,那就更好了,那章州之兵就不容易撤回了,现在我们杀入章州,指不定章州之兵很快就回防,没那么美妙。”

章州外围的各州军队,永生王集结,半步永生境集结,布阵杀入章州之中。

许多州都看到章州边防空虚,趁虚而入。

只是,没等到章州内部战火四起,苏州这边就迎来了更多的大军——因为苏州对章州的入侵,突然间不作抵抗了,就有传言,说是之前苏州抵挡住章州入侵时,看似获胜占了上风,其实损失极大,所以不敢与抗。苏州之人极弱,可欺。所以,苏州周边的诸州,也各派永生王军队杀入苏州之中,上千永生王,数百万计的大千宇宙之主跟永生王的化身,浩浩荡荡杀入。

大千宇宙之主们的战力,对永生王而言不算强,但大千宇宙之主布设阵势并遥遥加持力量过来,却足以让永生王们的战力大增。

“本尊如果估料没错,苏州之人是想示弱,引章州深入。哼,这种时侯,我们攻打苏州,苏州必不敢反抗,否则就暴露了虚实,无法再示弱。这可是大好机会。”

各州想到苏州或许不是真弱,但不论是真弱还是想“示弱”,都是机会。各军杀进苏州,或深入数万万亿光年,或深入数万亿大千距。各据一方,缓步推进。

苏州的领土,被缓慢侵蚀。

“呵呵,苏州之境,被几州联攻,苏州主,感觉如何?”

盟会之中,那倪尔跑到苏颖馨前面示威,带着快意的冷笑。

苏颖馨道:“你的章州也快沦陷了,你还有兴致来此笑本尊?”

倪尔哈哈一笑:“本尊的章州,自不会那么容易沦陷的。不信,你就看着好了。不过,苏州肯定是要沦陷的,你信不信?”

旁边的交州之主出笑道:“苏州之前可能是在示弱吧?但示弱变成真弱,装B变成傻B,这就有些可笑了。”

苏颖馨道:“两位似乎对本尊颇为不满,既如此,那上擂台一见,如何?”

两人一愣,都打了哈哈,转身离去:“我等地位尊祟,不亲自动手,那太拉低档次了,让麾下永生王们去战斗即可。”

苏颖馨眸现寒光,心道:“就先忍个几百年……可恶啊,这些家伙真是讨厌,下回的永生盟会不参加了,顶多罚一点州中的资源,我就割领土作罚便可。”

按规矩,当倪尔的章州之军与其它几州之军,占据苏州境内的某些地盘超过一定年限,就会将那些地盘人苏州划分到章州境内。

不过,苏颖馨是不太重视的。因为与吴空早就谈好了战略目标。现在是以退为进。

而与此同时,章州那边,诸州大军也杀入了,而且,竟然不是直接占据外围领地,而是几个州的永生王,联手一起朝章州的核心之地杀去。图谋更大。

苏州市吴江区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牛皮癣大同哪家医院好
南充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榆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