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御毒问天 第486章 老子想起来了

2020/01/18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御毒问天 第486章 老子想起来了一道金光,从远处迸射而来,划过满地的城池废墟,越过无尽的冰冷尸体,最终落到了云书的手中。云书接过

御毒问天 第486章 老子想起来了

一道金光,从远处迸射而来,划过满地的城池废墟,越过无尽的冰冷尸体,最终落到了云书的手中。

云书接过蛊虫,随后将这蛊虫怀中的一块玉简取下,思绪沉浸其中,看完之后,直接捏成了粉碎。

一旁的关山月正在倒酒,见状,也并未开口询问太多,只是端起一碗酒,先敬云书,再敬天地,随后一饮而尽。

云书将玉简丢弃之后,脸色如常。

这一则消息是莫诗诗发来的,确定了羊南雨是与女子对话在先。

那么这一界的人,杀光又何妨?

丧毒傀儡虽然厉害,但最多就是保护莫诗诗无恙,想要将羊南雨和那一峰之主击杀实在困难,好在这次有鸣蛇一族入界,云书也无需担心这些了。

此时的云书,身怀辛、泽、荒、谷,四界精髓。

莫名其妙的,云书就成为了四界之主,甚至比这鸣蛇的三界都还多出一界。

谁能想到,曾经的蛮荒界弃子,如今能有这等成就?

不仅如此,云书此时已是开始将猎春秋的剧毒洒向虚海各个世界,只要他念头一动,便会有大量的寿命随之而来,现在的他,已是在白纸中看中了一套天级的剧毒,这一剧毒的毒方,竟是要一万三千年的寿命才可用白纸兑换出来,甚至可比一些天级功法了。

由此可见,这一剧毒绝对是凶残无比,并且最为令人愕然的是,这剧毒,竟是需要一界之精髓来进行炼制。

苛刻程度,可见一斑。但越是艰难的炼制条件,炼制出来的剧毒绝对就越是疯狂可怕,云书现在只是在等勾天鬼苏醒,随后,再找个安静的地方来炼制这剧毒,到时候,在虚海遇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恐怕不仅仅有自保的本事,说不定还有机会反杀!

于是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关山月为何而来,来此作甚,他不说,云书也懒得问。

话说鸣蛇一族入界,如同灾难降临,所过之处,包裹家畜家禽,尽数屠杀,一个不留,凶残到了极点!

而他们这一族,似乎对入侵一界有着不少的经验,用外力强攻的同时,更会在暗处散播消息,说那黑灯老人已死,说这一界早就被出卖给鸣蛇一族,说四周还会有其他家族前来协助鸣蛇一族攻城略地。

这些消息,有真有假,但却足够让他们内部分崩离析。

辛界之人开始寻求黑灯老人出来澄清,可黑灯已灭,何来老人?

黑灯宗开始还会顽强抵抗,尤其是一峰之主,实力不弱,与鸣蛇一族的高手都能打得有来有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内部军心大乱,再加上黑灯老人迟迟不出现,许多谣言不得不坐实,辛界已是注定要败。

黑灯宗,本就是虚海内诸多闲散人士前来投靠的地方,如今树倒猢狲散,除了那些入宗千年百年的老弟子,其他的人干脆就痛快的离去。

这个时候,鸣蛇开始的大举进攻。

足足三月时间,虚海再无黑灯宗。有趣的是,那些平日里与黑灯宗关系密切的诸多帮派家族,竟是无一人来助战,可见这黑灯宗的所谓关系络,并非牢不可破。

而这时间内,云书则知在原地等了勾天鬼三月,寸步不离。

这一日,黄昏,天气微凉。

有一戴着黑沙的女子飘然而来,落地之后,单膝跪地说道:“宗主,辛界再无黑灯宗。”

“嗯。”云书坐的端正,好似一棵山巅青松,迎风不乱。

对于云书这种言简意赅的回答,莫诗诗已经习惯了,安静的转身离去,准备在极远处,继续望着云书,守护着他,这样就足够了。

可就在莫诗诗转身的一瞬间,那盘膝而坐三月不曾动弹的勾天鬼竟是突然有了动静。

他坐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身上落满了灰尘,再加上凝固的鲜血时间久了更是散发出阵阵臭味,但他的精神却出奇的好,此时忽然振臂而呼喊,道:“老子想起来了,老子想起来了!!”

云书大惊,立刻起身,更有一人脚踏虚空而来,是那不知去了何处的关山月,他人虽远离此处,但心却时刻关注此地,勾天鬼已有动静,他便立刻来了。

云书喊道:“前辈,你想到什么了?”

关山月却连忙开口制止:“想到了,也不要说出来。”

云书这才了解其中的危险,干脆不再过问此事。

可勾天鬼却是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关山月的提醒一般,激动的站起身来,眼角竟更是渗出泪痕,他大喊:“老子想起来了,老子为何会忘??”

“前辈?”见勾天鬼这般模样,云书已是猜到了,勾天鬼与那摸天至尊,恐怕真的是朋友关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竟是逐渐将那一人遗忘,究竟是谁能有这等能耐,让世人都遗忘一个人的存在。

勾天鬼仰天大喊:“老子以前随他左右,他这个疯子,疯子。”

勾天鬼说罢,转头望向云书,双眼已是通红,随后更是冲了过来,朝着云书激动道:“他与你很像,性格很像,所以当日在镇山内,我才会想与你一同离开,更是在你落难的时候想要帮你。”

“当时的我忘记了细节,但我确确实实有这么一个好友。”

“说是好友,我看不过是坐骑吧,呵呵……”关山月并非口无遮拦之人,但却乐于在此时说出心中所想!

“坐骑?”云书猛然转头,脸上带着不悦。

关山月耸了耸肩,缩了缩脖子,对云书的怒意,他自是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

“当年,我与那臭鸟同为那疯子的好友,是生死之交哇,啊啊啊!!!”

看着勾天鬼这般失态,云书莫名的有些揪心。

他的好友与亲人不多了,勾天鬼这是少有能与他亲近之人,自然对他表现出关心。

可云书从关山月的猜想中得知,勾天鬼恐怕和毕方同样都是当年那至尊强者的坐骑而已,这个说法想来也是可信的。

云书与关山月沉默,就望着勾天鬼在哪里大喊大叫。

可忽的,勾天鬼气息一沉,声音猛然一收,缓缓转头望向云书,说道:“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

“前辈,不用再说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云书如同对待一个老人一般,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想要拉住这生死兄弟的手臂,将他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能够休养生息的地方。

可在这时,勾天鬼的神情突然凝重起来,一把拉住云书的手掌。

关山月见状,姿势眉头一挑,看到他竟是抓住了云书的手,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云书可以感觉到,勾天鬼是在自己的掌心写字。

“奶奶的,他竟是连老子都算计,算个什么朋友,算个什么朋友!!。”勾天鬼念叨不停,如临大敌的模样,让云书也随之警惕了起来。

“怎么了,前辈?”

天地间,在这一刻,忽的安静下来,甚至连风声,呼吸声全都消失不见。

云书眼看着勾天鬼开口说了一句什么,但他的耳朵,竟是什么听不到,而身后的关山月也难得的露出了惊恐面容,右手五指如钩,狠狠的扎入身侧的空间当中,直是用手指,将空间都扎透,用手拉住了这天地。

云书猛然之间发现,勾天鬼身后的天地忽的变幻莫测起来,仿佛虚海无限靠近而来,有一股力量,狠狠的将他拽了出去,瞬息抛入虚海,立刻消失不见。

云书惊呼:“是谁!!?”

“轰隆隆……”天地大混乱,天不再天,地不再地,天地颠倒再颠倒。

这一刻,云书却是重新听到了声音,入耳的,是那关山月的声音:“随我退后!!”

“嗖……”关山月一把拉住云书,身形倒退而出。

肉眼可见,云书所站立的那一方土地,此时正天地扭转起来,这一界的大部分土地,竟是翻卷起来。

就在那混乱的区域内,云书眼尖,竟是看到了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的虚影在远处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而过。

他的眉心,有一个漆黑的墨水印记。

“云戎?”云书瞠目结舌。

合肥长淮医院在线咨询
长春华山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子宫衰老能治疗吗
合肥看牛皮癣多少钱
汕头做包皮过长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