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热血英雄 相遇20

2020/01/16 来源:许昌信息港

导读

热血英雄 相遇20云飞扬如何不知道他的用意,但心中恶气难出,自思我纵便不是你的对手,也要跟你拼的个鱼死破。乃大声道:“脑袋掉了不过碗口

热血英雄 相遇20

云飞扬如何不知道他的用意,但心中恶气难出,自思我纵便不是你的对手,也要跟你拼的个鱼死破。乃大声道:“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个疤,有何不敢。”

“好。”清风月影缓步退后,伸手示意韩让道:“去,把铁剑给他,我倒想领教领教比齐剑法有多了得,是不是有他説的那么硬朗。”

韩让闻言立即从地上检起铁剑,上前递给了云飞扬。

一旁,陆生心恨云飞扬屡屡dǐng撞自己,忙道:“大哥,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付这样的xiǎo角色,怎须大哥出马,由xiǎo弟来应付就足够了。“

清风月影心想也是,一个普通角色如果都要自己出手,那不是显得‘聚义堂’无人了嘛。知道以云飞扬的实力还不是陆生的对手,diǎn头道:“也好,就由你来,不过diǎn到为止,别伤了他。”

陆生嘴角一牵:“xiǎo弟明白。”上前面向云飞扬戏谑道:“xiǎo子,有什么本事就全使出来,别等会输了哭鼻子。”

云飞扬心恼他搬弄是非,污蔑自己和千帆舞。也不搭话,“当”的一声,挺剑就向陆生刺去。

陆生有意卖弄本事,也不避让。待长剑递到面前,才右脚轻diǎn,左脚原地打转,一转身避过剑尖。续而脑袋前探,与云飞扬四眼相对,几乎鼻尖对着鼻尖。

云飞扬一怔,没想到他速度会这么快,想要回剑反刺已是不及,急左手手肘对着陆生咽喉平肩击出。

陆生反应更快,下身不动,上身向后急仰,云飞扬的手肘刚好擦着他鼻尖击过,又落了空。陆生不待站直,一转身,学刚才清风月影样,伸手向云飞扬肩头抓去。

然而就在他即将抓到云飞扬肩头之时。腰间却突然传来了长剑破空的劲风,却是云飞扬在肘击的同时,将长剑缩回到了身前,在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借着前冲之势身体扭转,改前冲之力为旋转之力,带着长剑,如陀螺般原地旋转起来。

此刻如果陆生还要继续前抓,腰间必被云飞扬长剑所划,而且云飞扬旋转之时,肩头后移,他这一抓也未必能够抓中。

危急中陆生脚尖diǎn地连连后退,跃出一丈开外。但终究慢了一步,腹部衣裳还是被铁剑划中,拉开了一条xiǎo口。

清风月影将每个细节都看的清清楚楚,不由怒吼道:“陆生,你玩火可别折了我‘聚义掌’的声名。”

説实话这也完全怪陆生卖弄本事。他的实力本在云飞扬之上,却非要放弃苍月人远程攻击的优势,和云飞扬贴身近战,以已之短击彼之长。岂有不遇险之理。没有被云飞扬一剑划破肚皮,已经算是万幸了。

陆生心中也是大骇,哪里还敢有半diǎn轻视之心。聚起魔法力右手朝地凌空一抓,一个xiǎo火球已在掌中“哗哗”燃烧,一扬手,径直朝云飞扬砸去。

在比奇城时,云飞扬每次到龙武处,龙武都会教他一些领悟中、高级技能的窍门。也会给他讲一些封魔人和苍月人的技能。故而知道xiǎo火球是靠温度取胜,如果手中拿得是木剑之类的杂器,那便万万不能抵挡。但他现在手中铁剑是铁质之物,极耐高温,并不怕xiǎo火球的高温灼烧。当下急将铁剑竖于身前,‘当’的一声,挡住了xiǎo火球。

然而云飞扬虽知道铁剑能够挡住xiǎo火球,却不知xiǎo火球也有反弹之力。他这一剑虽挡住了xiǎo火球,自己却也被震的向后退了两步。心中连道:“怎么这苍月人普通的攻击,都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那里知道,苍月人与他们比齐人,在修炼方式上完全不同。比齐人天生擅长剑术,在武馆中日夜修练的也都是基本剑法。可以説个个都剑法精妙,但普遍都内力不强。

因为修炼内力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不像有迹可循的剑法招式,只要有一个高明的人教,再加上自己勤学苦练,很快就能学会。

当初流星在考虑教学内容时,也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才采用弃繁从简的方法。先从剑法入手,让武馆的孩子先学习剑法,等出了武馆后在去慢慢修练内力。毕竟一个人在武馆的时间有限,如果两则皆修,那么很多高妙的剑法招式可能就学不到。

还有一diǎn,高妙的剑法在很多时候可以填补内力的不足。就像云飞扬在森林里,拉着柳如烟斗那三个怪物一样。怪物力量虽大,却也的忌惮他剑法凌厉。他先让孩子们学习剑法,就算那天魔军突然发起攻击,他们也能有自保的能力。

当然这并不是説内力就不重要。比奇人的中、高级技能,都是需要内力辅以剑法招式才能领悟。只有内力越强,发出的剑法招式威力才会越大。如果当时云飞扬也有内力的话,那三个怪物怎可能是他的对手。

而苍月人却不同,他们的各个技能都是依靠魔法力来掌握的。就像条条细流,需要源头水源的支撑一样。只有修炼了魔法力才能修炼招式,所以他们通常都是两则同修。此刻陆生以修练了十年的魔法力击出xiǎo火球,对云飞扬这种才刚开始内力修练的比齐人来説,威力无疑是巨大的。

陆生一招得手,再不给云飞扬喘息之机。顷刻之间,连击出七、八个xiǎo火球,将云飞扬逼得是纵高伏低,东闪西避。莫説反击,就是连他身前一丈都靠不近。

见陆生已稳站上风,清风月影冰冷的脸上,这才闪出一丝笑意。而一旁千帆舞一腔哀怨,也早已被对云飞扬的担心所覆盖,眼见着两人相斗,心不由都提到了脖子眼上。至于飞雪等其他人,虽知陆生是‘白虎堂’堂主,但修为究竟有多高却不知道。正好借此机会一探究竟。

陆生的攻击越来越凌厉,xiǎo火球呼呼而出,似无穷无尽,云飞扬只觉全身上下都被呼啸而至的火球烤的滚烫。手中铁剑更因抵挡xiǎo火球而炙热烫手。但他生性倔强,从不服输。虽抵挡的艰难,却也咬牙坚持。

千帆舞在后看的真切,忍不住带着哭腔大声呼道:“大哥,别斗了,你打不过他的。”

云飞扬听千帆舞依然喊自己大哥,显然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谎言而不认自己,心中大喜。充实心中的愤怒怫郁随之一扫而光,答道:“放心,他要战胜大哥,也没那么容易。”

陆生刚才丢了面子,心中对云飞扬已是恨极,听他二人之言,恶狠狠的道:“死丫头,就知道帮助外人,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他这里所指的外人,自是因为千帆舞和他都是苍月人,而云飞扬是比齐人。却不知在千帆舞心里,他们这些人才是外人。

云飞扬听他出言不逊,心中又怒气骤升,一挺长剑猛的向他刺去。

陆生哪将他这一剑放在眼里。冷笑中,xiǎo火球脱手而出,直冲云飞扬面门。

若换做刚才,云飞扬肯定会向后避让,或用剑抵挡。可现在心中怒火中烧,也不管那许多,力贯双臂,飞起一剑就向xiǎo火球砍去。

但见火星四溅,xiǎo火球已被劈成两半,在两半分左右擦着云飞扬耳畔飞过的同时,长剑已架在了陆生的脖子上。

形势瞬息之间发生巨变。陆生站在原地一脸霎白,而清风月影和飞雪等几个头目,及千帆舞更是一声惊呼。呆立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飞扬也没想到自己竞能一击成功,噩噩然瞪着长剑,犹自没回过神来。

其实他刚才奋力向xiǎo火球砍去,看似凶险无比,实则也是巧妙无比。以往大家一般在遇到迎面击来的xiǎo火球时,都是以闪躲抵挡来化解,还从来没有人想到用剑去劈。也正因如此,陆生才在完全没有想到之下,被云飞扬长剑压肩。而云飞扬愤怒中鲁莽的一招,也将对自己极其不利的处境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

一愣之后,云飞扬想起刚才陆生之言,咬牙狠狠的道:“你待怎么收拾她?”

大好的形势转瞬间被颠覆,陆生除了惊愕之外,更多的是不甘。虽长剑架着脖子,却依然恶狠狠的道:“她违背城规,半夜与你在这里私会,我要上报城主……”

陆生还没説完,云飞扬已怒声吼道:“住嘴,我刚刚不是已经説过,她是我妹,半夜到这里来只是为了给我送吃的,你怎能还这样满口污秽。”

陆生冷笑道:“你有吃的,她又何必要给你送,你们两个本就穿一条裤子,你的话,谁又会相信?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的话,明天整个比齐xiǎo村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见陆生如此不通人情,云飞扬气的将手中长剑一抖,大吼道:“难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且慢”。一旁清风月影见云飞扬情绪激动,真怕他一时气愤杀了陆生,急大声制止。其身后飞雪、韩让、王录等人,也迅速将云飞扬围住,随时准备跃上救人。

云飞扬强忍怒火,道:“你待怎样?”

清风月影道:“这位兄弟,今晚全是一场误会。我们有话好説,你千万不要激动。”

云飞扬冷笑一声,道:“误会?我妹清清白白之人,怎容他百般污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云飞扬就是拼的性命不要,也要还她清白。”

深圳博爱矫正牙齿
长春哪个医院看银屑病最好
贵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泉州治白癜风费用
中山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